大丰市人民检察院诉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王业辉犯故意伤害罪一案
提交日期:2015-06-09 15:31:26
大丰市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3)大刑初字第0227号

   

公诉机关大丰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黄金星、刘文卫(特别授权),黑龙江蓝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甄明福,男,汉族,初中文化,打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3月19日被大丰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大丰市看守所。

辩护人唐正祥(被告人甄明福姐夫),男。

被告人王方旭,男,汉族,文盲,打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3月19日被大丰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大丰市看守所。

被告人付昌令,男,汉族,初中文化,驾驶员。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3月19日被大丰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大丰市看守所。

被告人王业辉,男,汉族,初中文化,打工(案发时系博海木材实业有限公司办公楼工程承包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6月21日被大丰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3年10月23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方兰(系被告人甄明福之妻),女,初中文化。

大丰市人民检察院以大检诉刑诉[2013]5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王业辉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1月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王某某、都某某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审查后,认为符合法定开庭条件,决定开庭审判,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2013年6月3日,我院作出(2013)大刑初字第002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2013年9月17日,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盐刑终字第0053号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我院(2013)大刑初字第002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发回我院重新审判。2013年10月23日,我院重新立案。2014年1月23日,大丰市人民检察院建议延期审理,本院同日作出延期审理的决定。2014年2月23日,大丰市人民检察院建议恢复审理,本院同日恢复审理。2014年5月23日,大丰市人民检察院再次建议延期审理,本院同日作出延期审理的决定。2014年6月23日,大丰市人民检察院建议恢复审理,本院同日恢复了审理。大丰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殷楠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的委托代理人黄金星,被告人甄明福及其辩护人唐正祥、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王业辉到庭参加了诉讼。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都某某经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裁定:按撤诉处理。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方兰经法庭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缺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大丰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2012年2月29日下午,被告人甄明福邀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等人到大丰市大丰港博海木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海木业公司)工地找被告人王业辉帮助索要工资,后因索要无果,被告人甄明福与被告人王业辉一方发生纠纷,随即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持钢筋将刘某某、王业辉、都某某、王某某打伤,被告人王业辉持木方将甄明福头部打伤。经鉴定:(1)刘某某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损伤程度属重伤;开放性颅脑损伤,损伤程度属重伤;挫伤后伴明显的神经系统症状和体征,损伤程度属重伤;左侧胫腓骨粉碎性骨折,目前损伤程度属轻伤;右侧胫骨骨折,目前损伤程度属轻伤;右侧顶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左侧枕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左侧颞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2)王业辉顶部及枕部累计14.2cm瘢痕,损伤程度属轻伤;右侧额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左侧颞顶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胸10、11棘突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L1、L2、L 3左侧横突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3)王某某右腓骨下段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L2左侧横突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头顶部见累计长5.4cm瘢痕,损伤程度属轻微伤。(4)都某某左尺骨中上段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5)甄明福左颞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指控证据有: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书证、鉴定意见等。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三人轻伤、一人重伤,被告人王业辉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均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系共同犯罪,适用该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王业辉虽不具有自首情节,但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适用该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可从轻处罚。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诉称:1.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故意伤害致其多处重伤及轻伤,并构成二级伤残,手段特别残忍,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2.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方兰现场召集、组织同去工地人员持械殴打被害人刘某某,与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构成共同过错,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请求判令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方兰共同赔偿医疗费288869.9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924元、营养费18250元、护理费998093.16元、误工费98284.75元、残疾赔偿金585684元、残疾生活辅助费800元、康复费180000元、鉴定费4100元、交通费6439元、住宿费7440元,合计人民币2207884.83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委托代理人提供了相关医疗费发票、护理费收条、交通费票据、住宿费发票、鉴定意见等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的委托代理人提出如下意见:1.被告人甄明福怕打架吃亏,召集人员到现场讨要工程款,率先殴打王业辉导致事态扩大,王方兰招呼其他人员下车打架,被告人甄明福在现场切割钢筋分发给众人,并带头持钢筋与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等人一起殴打刘某某,导致刘某某重伤,故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均构成故意伤害罪;2.涉案工程款已经付清,甄明福在没有依据的情况下企图用农民工的身份上访告状,利用社会对农民工的同情给政府施加压力,其行为是无理取闹,而刘某某系王业辉雇佣的工程师,与本案无任何关系。综上,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方兰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人甄明福辩解称:我找王业辉要工程款,但他说工程款已经付清,我和他发生争吵,王某某要拿刀砍我,都某某召集工人准备打我,我没有切割钢筋给工人,我也没有打人,我无罪。

被告人甄明福的辩护人唐正祥提出如下辩护意见:本案的程序不正当,证据均系公安机关伪造,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甄明福在现场切割并分发钢筋,也没有证据证实甄明福持钢管殴打刘某某,应宣告甄明福无罪,甄明福也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被告人王方旭辩解称:我没有殴打刘某某,他的伤情跟我没有关系。

被告人付昌令辩解称:1.我是驾驶员,对打架的事情事先不明知,没有共同犯罪的故意;2.我到现场的时候刘某某已经倒在地上,他的伤情和我没有关系;3.笔录是事先写好的,侦查人员对我进行了诱供。

被告人王业辉未提出辩解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1年9月4日,博海木业公司将办公楼1栋、宿舍2栋的建筑工程承包给王业辉施工,王业辉与蒲某某签订施工协议,将工程转包给蒲某某,蒲某某又召集甄明福、张某某、吴某某、宿某某四个工头组成工程队进行施工,由于蒲某某没有相关施工资质,便借用江苏悦华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华公司)的建筑资质进行施工,王业辉与蒲某某分别以博海木业公司和悦华公司的名义于2011年11月5日签订了建筑工程施工合同。2011年12月中旬,双方因为工程质量问题产生分歧,悦华公司于2012年1月1日将合同上的签名和印章划去,王业辉将在建工程交由他人施工。2012年1月6日,王业辉跟蒲某某结工程款(5层办公楼实建3层,5层宿舍楼实建2层),均按照三层封顶计算,蒲某某、甄明福、张某某、吴某某、宿某某均在工程付款说明上签字,并载明“双方工程款已全部付清,互不赊欠”。但双方为工程款的金额多次发生纠纷,经政府相关部门协调未果。2012年2月29日下午,蒲某某及手下包工头被告人甄明福、张某某等人带领60余名工人乘坐6辆汽车前往博海木业公司工地索要工程款。当日下午14时左右,在蒲某某、被告人甄明福等人向被告人王业辉索要工程款的过程中,被告人甄明福与王业辉发生争执,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方兰见状招呼留在工地外等候的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及索要工程款的其他人员下车。被告人甄明福见索要无果,遂在工地上切割钢筋,并向跑进工地帮忙的其他人员分发,然后与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等人一同持钢筋返回,对被害人刘某某进行殴打,随后又殴打被害人都某某、王某某及被告人王业辉等人,致被害人刘某某、都某某、王某某及被告人王业辉受伤。期间,被告人王业辉亦持木方将被告人甄明福的头部殴打致伤。

另查明:2012年2月29日下午14时许,大丰市公安局接到蒲某某的报警电话后出警,被告人王业辉与被害人刘某某、都某某、王某某被送往医院就诊,而被告人甄明福及参与斗殴的人员已经散去,后经大丰市公安局的侦查才将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等人抓获归案。

本院司法鉴定科出具的鉴定意见如下:1.刘某某创伤性失血性休克的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开放性颅脑损伤的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挫伤后明显的神经系统症状和体征的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左侧胫腓骨粉碎性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右侧胫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右侧顶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左侧枕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左侧颞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2.被告人王业辉顶部及枕部累计14.2cm瘢痕,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右侧额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左侧颞顶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胸10、11棘突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L1、L 2、L 3左侧横突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3.王某某右腓骨下段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L2左侧横突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头顶部见累计长5.4cm瘢痕,损伤程度属轻微伤。4.都某某左尺骨中上段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5.甄明福左颞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

又查明:案外人蒲某某、杨某、张某某、宿某某自愿支付人民币170000元(其中蒲某某60000元、杨某25000元、张某某45000元、宿某某40000元),补偿被害人刘某某的损失。

因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都某某、王某某经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于2014年4月23日作出(2013)大刑初字第0227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都某某、王某某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按撤诉处理。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1.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1)被告人甄明福的供述:证实2012年2月29日,其与蒲某某、张某某等人共同计议索要工程款一事,召集王方旭、付昌令等众人找王业辉索要工程款,被王业辉拒绝后,其与王业辉发生争执,后其到钢筋棚切割钢筋并分发给召集的工人,其亦持钢筋返回殴打王业辉、都某某等人的事实及其被王业辉用木方殴打头部致伤的事实。

(2)被告人王方旭的供述:证实甄明福担心打架吃亏,让其陪同去找王业辉索要工程款,当天其与其他帮忙要钱的人员一起在车上等候时,王方兰招呼大家下车,其用在地上捡到的钢筋殴打王某某、王业辉等人的事实以及甄明福拿钢筋殴打王业辉的事实。

(3)被告人付昌令的供述:证实甄明福让其帮忙找王业辉要工程款,其在车上等候招呼的时候,王方兰喊打架了,招呼大家进去帮忙,其用在地上捡到的钢筋与其他人员一起殴打王业辉、都某某、王某某及刘某某的事实及看到甄明福蹲在地上切割钢筋的事实。

(4)被告人王业辉的供述:证实事发当天下午,蒲某某、甄明福等人找其索要工程款,其与甄明福发生争执,后甄明福跑到外面带领二、三十人拿着钢筋、钢管等东西从大门口方向冲过来,先将刘某某打倒在地,又带人殴打自己,其亦用木方殴打甄明福,但后来其被打晕的事实。

2.被害人的陈述:

(1)被害人都某某的陈述:证实王业辉与甄明福发生争执并揪打在一起,甄明福跑到工地上拿着钢筋跑回来,王方旭、付昌令等多人拿着钢筋、钢管跟在后面,李继林拦着甄明福,甄明福将李继林的头部打出血后,李继林跑走,跟着甄明福一起来的人就殴打刘某某,将刘某某打倒在地后,转过去又殴打王业辉和王某某,王业辉用木方殴打甄明福,之后王业辉、儿子王某某被甄明福和他带的人用钢筋、钢管打趴在地上,其跑过去护住王某某,亦被甄明福等人用钢筋、钢管殴打致昏迷的事实。

(2)被害人王某某的陈述:证实甄明福与父亲王业辉因为工程款一事发生争吵并揪打起来,后甄明福带领其他人持钢筋、钢管冲上来殴打刘某某、王业辉、都某某及自己的事实。

(3)被害人刘某某的陈述:证实蒲某某、甄明福找王业辉要工程款,王业辉与甄明福发生争执并在办公室外面打架,其出面拉架被殴打致晕倒的事实。

3.证人证言:

(1)证人蒲某某的证言:证实其与甄明福等人商议找王业辉索要工程款,但其明确表示不能打架,在与王业辉商谈的过程中,甄明福与王业辉揪打起来,甄明福手下的钢筋工杨某与王业辉等人先发生纠缠,随后王方兰招呼车上等候的人员下车帮忙,召集的人员捡了工地上的钢管、木方与甄明福一起殴打王业辉、都某某、刘某某、李继林等人的事实。

(2)证人张某某的证言:证实甄明福与其商议召集众人找王业辉索要工程款,甄明福跟王业辉在办公室门口揪打在一起,王方兰招呼车上等候的人员下车,甄明福带着一群人拿着钢筋、钢管围着王业辉一家三口和刘某某殴打的事实。

(3)证人杨某的证言:证实甄明福召集其找王业辉索要工程款,其先与王业辉、刘某某发生揪打,王方兰见状招呼等候的人员下车帮忙,很多工人拿钢筋、钢管殴打王业辉、刘某某等人的事实。

(4)证人吴某某的证言:证实其与甄明福、蒲某某找王业辉索要工程款,遭到王业辉拒绝后,甄明福与王业辉揪打起来,杨某单独与王业辉发生纠缠,车子那边跑来好多人,用钢筋、木方等将王业辉、王某某、都某某和刘某某打倒在地的事实。

(5)证人甄某某的证言:证实甄明福召集的人员用钢筋、木方等殴打王业辉等人,王业辉他们四个人被打趴在地的事实。

(6)证人宿某某的证言:证实甄明福召集众人找王业辉索要工程款,甄明福提出多带一些人,如果对方动手的话自己也动手的意见,甄明福与王业辉发生争执后,甄明福召集的人员用钢筋殴打王业辉、王某某、都某某和刘某某的事实。

(7)证人王方兰、王方容的证言证实王业辉与甄明福等人发生揪打后,二人招呼车上的人员下来帮忙,甄明福、王方旭等众人在工地上捡起木方、钢管、木方等工具冲进去殴打王业辉、王某某、都某某、刘某某等人的事实。

(8)证人邓爱娟、姜玉新、姬红利、邓信华、许旺高、章明生、成春余、许华新、陈纪华、陈仁存、陈瑞清、徐松桃、许运高、徐滨、蒋永科、甄亮中、丁红川等人证言:证实几十个人拿着钢筋、木方往里冲,殴打王业辉、刘某某等人的事实。

(9)证人张一江的证言:证实其看见甄明福用切割机切割钢筋,众人持钢筋、木方殴打王业辉等人的事实。

(10)证人李继林的证言:证实甄明福与王业辉发生揪打后,甄明福带着三、四十个人跑过来,甄明福持钢筋殴打其头部,其避让后打在肩膀上,后被人殴打腰部的事实以及刘某某、王某某、王业辉被殴打倒地的事实。

(11)证人徐文革的证言:证实甄明福和蒲某某找王业辉要钱,遭到王业辉拒绝后,甄明福用拳头打王业辉,二人揪打起来,从外面进来一群人,手上拿着钢管和钢筋殴打王业辉一家三口、李继林和刘某某等人的事实。

(12)证人王占军、马丙余、张虎的证言:证实三、四十个年轻人手上拿着钢筋和钢管先后围着刘某某、王业辉、都某某、王某某等人进行殴打的事实。

(13)证人杨伟、苏正坤、宗兴、单勇的证言:证实博海木业有限公司将办公楼一栋,宿舍楼两栋承包给王业辉,王业辉又将工程承包给蒲某某,因为蒲某某没有建筑施工资质,召集甄明福、张某某、吴某某、宿某某四人组成施工队施工,后因为工程质量问题双方解除合同,王业辉与蒲某某等人结算工程款,但蒲某某等人对工程款的数额不认可,并到政府上访,经过协调仍未达成一致意见的事实。

4.书证:户籍证明证实各被告人的身份;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接处警工作登记表证实本案因蒲某某报案而案发;建筑工程施工合同、悦华公司告知书、工程款付款说明证实王业辉以博海木业公司的名义与蒲某某(借用悦华公司的资质)签订施工合同,将工程包给蒲某某施工,王业辉于2012年1月6日支付工程款,蒲某某、甄明福、宿某某、张某某、吴某某均在付款说明上签字的事实;案件侦破经过说明证实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均系抓获归案;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情况。

5.辨认笔录、现场勘验检查笔录:

(1)现场勘查笔录:大丰市公安局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证实案发现场的情况。

(2)辨认笔录:被告人甄明福的辨认笔录证实其辨认出王万全、付克财、付克其、杨某、甄亮鹏、甄亮波系其召集找王业辉要钱的人员;被告人王方旭的辨认笔录证实其辨认出刘某某系被其用钢筋击打腿部的“高个子”及张某某、谷耀成、王万全、杨某、甄亮鹏、甄亮波系与其一同参与斗殴的人员;被告人付昌令的辨认笔录证实其辨认出张某某、王万全、付克财、付克其、杨某、甄亮鹏、甄亮波、甄亮中为与其一同去博海木业公司的人员;被告人王业辉的辨认笔录证实其辨认出王方旭持钢筋打人,付昌令持钢筋殴打刘某某及杨某勒住其脖子;被害人都某某的辨认笔录证实其辨认出甄明福带着付昌令、王方旭、谷耀成、甄某某、杨某、甄亮鹏、张某某、吴某某、宿某某、甄亮波等人持钢筋殴打王业辉、李继林、刘某某和自己;被害人王某某的辨认笔录证实其辨认出王方旭用钢筋殴打刘某某头部及杨某第一个用钢管打人;证人李继林的辨认笔录证实其辨认出宿某某、谷耀成在现场及张某某、吴某某、杨某持钢筋参与斗殴;证人王占军的辨认笔录证实其辨认出甄明福在现场切钢筋,杨某、吴某某参与斗殴,张某某指挥斗殴及宿某某、张代信、姜玉新、甄某某、谷耀成、蒲某某在现场;证人杨某的辨认笔录证实其辨认出甄明福拿钢筋冲在前面,甄某某、王方旭、甄亮波、付昌令、付克财、甄亮中等人系与其一同到工地的人员,其中王方旭持钢筋殴打刘某某;证人张某某的辨认笔录证实其辨认出付昌令、王方旭、王万全、杨某在现场参与斗殴,蒋永科、甄亮波、甄亮中、张一江到现场及王业辉、李继林、刘某某为被众人殴打的人员;证人王方兰、王方容、甄某某的辨认笔录证实其辨认出宿某某、张某某、谷耀成、杨某、甄亮鹏、甄亮波、甄亮中等人。

6.鉴定意见:大丰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检验意见书、本院司法鉴定回复函证实王业辉、王某某、都某某、刘某某、甄明福的伤情;大丰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法医学鉴定书证实刘某某构成二级伤残,建议误工期限为受伤之日至评残前一日,存在二级护理依赖(建议住院期间2人护理),营养期限考虑一年。

以上证据经法庭质证,证据来源、形式合法,证据间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甄明福召集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等人找被告人王业辉讨要工程款,甄明福与王业辉发生争执后,甄明福到工地切割钢筋并分发给参与斗殴的其他人员,并持钢筋与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等人一同返回,殴打刘某某、王业辉、都某某、王某某等人,并致刘某某、王业辉、都某某、王某某不同程度受伤,甄明福系聚众斗殴的首要分子,应对其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承担责任,虽然甄明福在组织、指挥的过程中致刘某某重伤的故意并不明显,但其并未制止被组织的人员的斗殴行为,自己亦积极持钢管殴打王业辉、都某某夫妻二人,主观上具有伤害他人身体的概括故意,应当对参与斗殴的人员致人重伤的后果承担责任,故应当转化定为故意伤害罪;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持钢筋积极参与斗殴,系积极参加者,二人对被害人刘某某有共同的加害行为,应当一并转化定故意伤害罪。综上,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持械斗殴,其中被告人甄明福系首要分子,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系积极参加者,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的行为致一人重伤、三人轻伤,其行为均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王业辉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亦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王业辉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人甄明福提出的“我没有切割钢筋给工人,也没有打人”的辩解、被告人王方旭提出的“我没有殴打刘某某”的辩解以及被告人付昌令提出的“我没有共同犯罪的故意,也没有殴打刘某某”的辩解,经查:根据被告人甄明福的供述,同案犯王方旭、付昌令的供述,被害人王业辉、都某某、王某某、刘某某的陈述,证人蒲某某、张某某、吴某某、甄某某、宿某某、王方兰、王方容、邓爱娟、姜玉新、姬红利、邓信华、许旺高、章明生、成春余、许华新、陈纪华、陈仁存、陈瑞清、徐松桃、许运高、徐滨、蒋永科、甄亮中、丁红川、张一江、李继林、徐文革、王占军、马丙余、张虎等人的证言以及王方旭、王业辉、都某某、王某某、王占军、杨某、张某某等人的辨认笔录等证据,能够证实甄明福召集众人找王业辉索要工程款,遭到王业辉拒绝后,二人发生争执并揪打在一起,王方兰、王方容将在车上等候的人员喊下车帮忙,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及其他人员在地上捡钢筋、木方等工具参与斗殴,甄明福切割钢筋并分发给他人,自己亦持钢筋返回,与众人一起殴打刘某某、王业辉、王某某、都某某等人的事实。被告人甄明福作为聚众斗殴的首要分子,看见被其召集的人员持钢筋、木方等工具殴打刘某某并未予以制止,自己也持钢筋积极参与斗殴,应当对其他人员殴打刘某某致其重伤的结果承担责任,应当转化定为故意伤害罪,而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持钢管与其他人员一起殴打刘某某,对刘某某有共同的加害行为,应当一并转化定故意伤害罪。故对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的相关辩解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甄明福的辩护人唐正祥提出的本案的程序不正当,证据均系公安机关伪造的辩护意见及被告人付昌令提出的侦查人员诱供的辩解,经查:虽然唐正祥提交了王方兰、王方容、甄某某、吴某某、甄意亮的控诉状,称在公安机关遭受刑讯逼供,但是上述证人均系甄明福的亲属,控诉状的真实性不能查证,且目前并没有其他证据印证该五名证人遭到刑讯逼供,付昌令也没有证据证实其遭到诱供,而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来看,该五名证人及被告人付昌令在公安机关的陈述均能够与其他证人的证言相吻合,可信度较高,仅凭辩护人提交的书面控诉状不足以推翻在公安机关的证言,相关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关于被告人甄明福的辩护人唐正祥提出的本案指控事实不清,指控罪名不成立,应宣告无罪的辩护意见,亦不予采纳。

被告人甄明福召集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等人到工地,在殴打过程中,被告人甄明福与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共同持钢筋对他人的身体实施殴打,致一人重伤、三人轻伤,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的过程中,被告人王方旭、付昌令的地位较被告人甄明福虽有区别,但行为积极,不应区分为从犯,在量刑时综合考虑。

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王业辉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在案发后,均未给予被害人民事赔偿,应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王业辉缴纳了被害人的赔偿款,具有悔罪表现,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关于被告人甄明福及其辩护人唐正祥提出的因为被告人王业辉拒绝支付工程款才导致本案的发生,王业辉具有过错的辩护意见,量刑时综合考虑。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主张的损失,根据法医学鉴定书,认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医疗费273490.1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740元、营养费3285元、误工费67583.58元、护理费162565.2元、残疾器具费2400元、鉴定费4100元、住宿费2720元、交通费6439元,合计人民币530322.9元。因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目前遗留左侧肢体偏瘫(左上肢远端肌力0级、左下肢肌力0-Ⅰ级),基本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存在二级护理依赖,需要他人进行护理,该护理费用应为实际发生的费用,相应的护理人员或参照的护工工资标准均在逐年提高,故本院酌定由被告人先行给付5年的护理费用,护理费标准以完全护理的2/3为宜,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之后的护理费用可另行主张。刘某某主张的康复费未有证据证实已发生;残疾赔偿金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的损失范围,本院均不予支持。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在案件侦查及审理过程中,接受案外人自愿支付补偿款,定性为赔偿款依据不足,不予核减刘某某损失范围;被告人王业辉垫付医疗费未明确表示放弃,仍应认定为刘某某治疗发生的损失。综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因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的共同伤害行为致伤,要求三名被告人承担共同赔偿责任,本院予以支持;要求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方兰承担赔偿责任,经查:现有证据仅证明王方兰在案发过程中招呼等候人员,认定有共同致害行为依据不足,故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款、第一百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第一款、第八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故意伤害、盗窃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能否附加剥夺政治权利问题的批复》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甄明福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3月19日〈羁押之日〉起至2021年3月18日止。)

二、被告人王方旭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3月19日〈羁押之日〉起至2020年3月18日止。)

三、被告人付昌令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3月19日〈羁押之日〉起至2019年9月18日止。)

四、被告人王业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五、被告人甄明福、王方旭、付昌令连带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医疗费273490.12元、住院伙补费7740元、营养费3285元、误工费67583.58元、护理费162565.2元、残疾器具费2400元、鉴定费4100元、住宿费2720元、交通费6439元,合计人民币530322.9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履行。

六、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要求赔偿残疾赔偿金、康复费等其余的诉讼请求。

七、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某要求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王方兰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 判 长 丁冯旺

                      审 判 员 吴 丹 

                      人民陪审员 王素琴

                     二○一四年九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刘莹莹

附录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九十二条 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多次聚众斗殴的;

(二)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

(三)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

(四)持械聚众斗殴的。

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二百三十四条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额,依照规定。

第二十五条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五十五条 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七条规定外,为一年以上五年以下。

判处管制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与管制的期限相等,同时执行。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 对于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 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三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第三十六条 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犯罪分子,同时被判处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全部支付的,或者被判处没收财产的,应当先承担对被害人的民事赔偿责任。

2、《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四条 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侵权人的财产不足以支付的,先承担侵权责任。

第八条 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第十五条 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

(二)排除妨碍;

(三)消除危险;

(四)返还财产;

(五)恢复原状;

(六)赔偿损失;

(七)赔礼道歉;

(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2〕21号

第一百五十五条 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

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和解协议的,赔偿范围、数额不受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限制。

第一百五十八条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应当按撤诉处理。

刑事被告人以外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经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附带民事部分可以缺席判决。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

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故意伤害、盗窃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能否附加剥夺政治权利问题的批复》法释[1997]11号

根据刑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对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爆炸、投毒、抢劫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对故意伤害、盗窃等其他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犯罪分子主观恶性较深、犯罪情节恶劣、罪行严重的,也可以依法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大丰市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