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市通兴粮油加工有限责任公司与盐城奥克阀门有限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5-06-09 15:23:57
大丰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大民初字第2835号

    江苏省大丰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大民初字第2835号

原告大丰市通兴粮油加工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大丰市南阳镇人民路33号。

法定代表人周卫芹,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同兴,该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朱春彦,大丰市经济开发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盐城奥克阀门有限公司,住所地大丰市南阳镇人民路35号。

法定代表人张斌,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爱君,江苏刘爱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大丰市通兴粮油加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通兴粮油公司)与被告盐城奥克阀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克阀门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通兴粮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同兴、朱春彦,被告奥克阀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斌、委托代理人刘爱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通兴粮油公司诉称,2013年9月3日18时,被告厂区废旧木材堆场发生火灾事故。因火势加大、蔓延,烧毁了原告皮棉仓库中存放的短绒棉163.585吨,房屋170平方米。同时导致原告正在进行榨油作业的动力线路损坏,造成油菜籽损失。原告为此支付了救火人员工资1080元及保护火灾现场人员工资15200元。此后,原、被告双方就财产损害赔偿事宜协商,被告仅支付10万元,余款拒绝赔偿。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奥克阀门公司赔偿原告损失680334元。

被告奥克阀门公司辩称,1、我公司对火灾的发生以及在救火过程中均无过错。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原因不排除外来火源引发火灾,我公司也是受害者,不是直接责任人,不应对原告因火灾而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要求我公司赔偿损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2、原告超越经营范围,不具备短绒棉经营资格和仓储条件,应当对被烧短绒棉的损失承担全部责任;3、因原告多次到我公司及法定代表人处闹事,并到派出所、镇政府上访,应南阳镇政府要求我公司暂借10万元给南阳镇政府,并非直接支付给原告。如算作损失赔偿款,也应根据原告的实际损失,多退少补。综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通兴粮油公司与被告奥克阀门公司紧邻。原告通兴粮油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农产品初加工(除轧棉花)、皮棉、棉纱、棉籽、棉粕、菜粕销售,农产品仓储。2013年9月7日,盐城市大丰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公司勘误核准通知书,在原告通兴粮油公司原有的经营范围基础上增加短绒棉加工等项目。2013年9月3日18时,被告奥克阀门公司的废旧木材厂区发生火灾。火灾事故发生后,被告奥克阀门公司的工作人员即向公安消防部门报警,因火势较大蔓延至原告公司的皮棉仓库。由于通兴粮油公司仓库堆满了短绒棉且数量较多,不容易采取救火措施。因火灾持续时间较长,为避免损失的进一步扩大,镇政府领导、派出所所长、消防大队共同决定采取破坏性的救火措施,将原告通兴粮油公司的屋顶扒掉,并雇请拖拉机将过火的短绒棉往外拖。后经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南阳镇政府、南阳镇派出所等部门及相关人员配合扑灭大火。2013年9月3日至5日,原告雇请江汉平、苏爱存、杨正康、张存虎等人就过火的短绒棉继续浇水,并为此支付了救火人员工资1080元。2013年9月4日,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对火灾现场进行勘验,并制作了勘验笔录,载明:“一、环境勘验为大丰市通商镇人民路老阀门厂(现称奥克阀门)位于大丰市南阳镇人民路,烧毁木材的南面为木工房(属奥克阀门)、北面为热处理车间(属奥克阀门)、西面为半成品仓库(属奥克阀门)、东面为通兴粮油存放短绒棉仓库。起火后奥克阀门废旧木材被烧毁,半成品仓库东侧(正对废旧木材)一旧门烧损(高温烘烤所致),木工房部分屋面烧损,通兴粮油由南向北第四间、第五间皮棉仓库(存放短绒棉)屋顶被拆除,均剩下承重墙(在灭火过程中,为阻止火势扩大、蔓延造成更大的损失,当地政府主要负责人指挥将其拆除);二、初步勘查为奥克阀门废旧木材堆场紧贴南侧木工房相连接,火灾导致木工房北墙外立面烧损及烟熏非常严重,废旧木材堆场与东侧通兴粮油皮棉仓库间距最近约40厘米,正好有几颗直径不足10厘米的树隔开;通兴粮油皮棉仓库由南向北第四间仓库的北侧窗户烧损程度较第五间的南侧窗户严重。皮棉仓库由南向北第4间仓库北侧窗户处最先发现有烟(最早进入仓库内的职工看到),后来向南、向北沿着皮棉夹子蔓延(灭火现场时,消防队员及当地政府相关人员均看到)。奥克阀门的废旧木材被烧毁,碳化程度较高……。”火灾事故发生后,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对火灾现场进行封闭。2013年9月9日,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就原告因火灾造成的直接财产损失进行申报统计,其中原告申报的火灾损失为砖混腰固结构建筑物的损失为139440元,电线、短绒棉、机械、菜籽、人工合计769682元,申报损失总额为909122元。经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审核认为:砖混腰固结构建筑物的直接损失为2800元,其中短绒棉的烧损率为100%,受损数量为140吨,单价为3000元/吨,短绒棉损失总价为420000元(140吨×3000元/吨),合计总损失为422800元。

2013年10月9日,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出具大公消火认字(2013)第0015号火灾事故认定书,内容载明:“经调查,对火灾原因认定如下:该起火灾的起火部位为废旧木材堆场北部,起火原因不排除外来火源引发火灾”。被告奥克阀门公司收到该火灾事故认定书后不服,向盐城市公安消防支队申请复核,2013年11月14日,盐城市公安消防支队出具盐公消火复字(2013)第0002号火灾事故认定复核决定书,维持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火灾事故认定书。因查明火灾发生的具体原因需要,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对火灾现场进行封闭。原告自2013年9月3日至11月20日期间,雇请杨正康、陈相青24小时轮流负责看护现场,并向其二人实际支付工资15200元。2013年10月14日,大丰市公安局南阳派出所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因双方调解差距较大致调解不成。2013年11月28日,大丰市公证处受原告的委托就通兴粮油公司仓库内外的相关证据进行保全,原告为此支付公证费1000元,摄像费500元。2013年11月21日,原告从南阳镇政府领取了被告奥克阀门公司暂付的10万元赔偿款。此后,双方因赔偿事宜协商未果,原告遂于2013年12月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2014年2月18日,本院依据原告的申请就通兴粮油公司被烧毁的短绒棉、油菜籽的数量及价格,皮棉仓库的损失价格进行鉴定。2014年4月18日,大丰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现场勘验记录载明:一、受损油菜籽的损坏情况是碳化、结块,存放在榨油车间的数量为53袋。因蛇皮袋规格一样,菜籽存放量每袋差不多,53袋的合计重量约3508.6斤。二、受损仓库短绒棉可存放量现场模拟测算为,第四、第五间仓库内径尺寸一样,第四间仓库南内墙面有熏黑痕迹,故以第四间仓库为模型进行测算,第五间和第四间一样。测算过程为:1、仓库内径长9.8 m,宽7.7 m;2、短绒棉夹子尺寸0.4m×0.8 m×1 m;3、第四间仓库南内墙有痕迹,经现场勘验,短绒夹子0.4 m宽一侧靠墙,结合墙面痕迹模拟测算可放18排夹子。其中两侧各3排放3层,中间12排放4层(陈同兴提出不止放4层,屋脊放了5层,因墙面痕迹不清楚,暂不认定);4、东西墙按0.8m长一侧靠墙测算,因墙面痕迹不清楚,比照南内墙尺寸比例计算,理论可放排数11.45排。合理排放11排0.8宽的靠墙,一排0.4m的靠墙;5、北侧入口处仅存放夹子1层,入口处尺寸为1.85m×1.5m;6、理论上可放数量749只;7、理论上第四、四五两间仓库短绒棉夹子可存放1498只;8、如果以只放三层计算609只,两间可存放1218只。(三)说明:1、模拟测算的存放量为理论测算数据,价格鉴定人员不清楚受损仓库当时的短绒存放情况;2、给出两个模拟的测算量,一个假定是两侧放三层,中间放四层的量1498只;一个是假定全放三层的量1218只;3、从墙面遗留的痕迹看,两侧放三层中间放四层的依据更充分;4、现场抽取4个短绒夹子进行称重,平均重131公斤/个夹子。2014年4月23日,大丰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出具大价证字(2014)8号“关于通兴粮油公司受损短绒棉、油菜籽、皮棉仓库直接损失的价格鉴定意见书”,载明:由于委托方未能提供受损短绒棉、油菜籽数量,也未提供受损短绒棉及油菜籽的规格。据此,短绒棉的鉴定价格为剥绒3600元/吨,随机绒的价格为3800元/吨,油菜籽的价格为5.2元/公斤,皮棉仓库的损失价格为53331元。

上述事实,有火灾现场勘验笔录、火灾事故认定书、火灾事故认定复核决定书、勘验笔录、询问笔录、火灾直接财产损失申报统计表、鉴定结论、公证书、发票、照片、工商登记资料、工资表、证人证言以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在卷证实。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当事人是否承担火灾事故的过错责任以及过错程度大小。二、原告损失的确定。

一、关于当事人是否承担火灾事故的过错责任以及过错程度大小问题。

1、关于被告奥克阀门公司对火灾事故的过错及程度问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对火灾事故及时作出认定是其法定职责。本案中,公安机关消防机构通过现场勘查、调查取证、利用专业的技能查明火灾事故发生的具体原因,并制作了火灾事故认定书,且火灾事故认定书中载明火灾事故发生的部位为废旧木材堆场北部,在不能确定外来火源引发火灾事故发生的情形下,应认定被告奥克阀门公司对于火灾事故的发生负有过错。因被告奥克阀门废旧木材堆场引发火灾并造成原告通兴粮油公司的财产损失,被告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2、关于原告通兴粮油公司对于火灾事故的过错及程度问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储存可燃物资仓库的管理,必须执行消防技术规范和管理规定。同时根据公安部《仓库防火安全管理规则》第十五条的规定,依据国家“建筑设计防火规范”的规定,按照仓库储存物品的火灾危险程度为甲、乙、丙、丁、戊五类。根据建设部“消防设计防火规范”的规定“原告储存的短绒棉属于可燃固体,火灾危害性为丙类,仓库的耐火等级应达到三级标准,其厂房之间、仓库之间以及与被告的厂房、仓库之间的防火间距不小于14米,库区围墙与库区内建筑之间的间距不宜小于5米,且围墙两侧的建筑之间还应满足相应的防火间距要求”。本案中,原告的仓库与被告的废旧木材堆场仅一墙之隔(木材堆场高约2米)且仓库墙上有两个窗子,原告作为短绒棉仓储企业未能尽到审慎的注意义务且仓库本身的设置存在安全隐患。可认定原告通兴粮油公司对于火灾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故应当按照过失相抵原则可以减轻被告奥克阀门公司的民事责任。

综合本案实际情况,本院确定减轻被告奥克阀门公司10%的赔偿责任,即通兴粮油公司对其自身损害承担10%的民事责任,奥克阀门公司对通兴粮油公司的损害承担90%的赔偿责任。

二、关于原告损失的认定问题,根据原、被告诉、辩称意见及相关规定,对原告的合理损失确认如下:(一)、关于房屋修复费、公证费、摄像费,因原、被告双方对于大丰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载明的房屋修复费用53331元没有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火灾事故发生后,原告通过公证的方式对火灾现场的相关证据进行保全并实际支付了公证费1000元、摄像费500元,本院对此亦予以确认。(二)、关于受损短绒棉的数量及单价。1、关于受损短绒棉的数量问题,火灾事故发生后,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即对原告受损的短绒棉数量进行了统计并制作了“火灾直接财产损失申报统计表”,载明原告受损的短绒棉数量为140吨。2014年4月18日,大丰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亦出具鉴定结论书对受损短绒棉的数量进行了合理的测算,经测算第四、第五间可存放短绒棉的数量为1498只即196.238吨(1498只×131公斤/只÷1000)或1218只即159.558吨(1218只×131公斤/只÷1000)。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公安消防机构有权根据需要封闭火灾现场,统计火灾损失。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在火灾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即对原告受损短绒棉的情况进行了合理的统计,并认定受损短绒棉的数量为140吨。且该“火灾直接财产损失申报统计表”与鉴定意见形成证据锁链,故本院认定受损短绒棉的数量为140吨。原告通兴粮油公司认为受损短绒棉的数量为163.585吨,无充分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信。2、关于短绒棉的单价问题,虽然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制作的“火灾直接财产损失申报统计表”中载明受损短绒棉的单价为3000元/吨,但后经大丰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进行鉴定,载明剥绒的价格为3600元/吨,随机绒的价格为3800元/吨,被告对鉴定结论中载明的短绒棉的单价未提出异议,只是对短绒棉规格有异议。本院认为,大丰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作为专业的鉴定机构其依据科学、合理的方式对受损短绒棉的单价进行了鉴定,且原告提供的短绒棉自记账中亦载明受损短绒棉的规格为二道绒中的随机绒,故本院认定受损短绒棉的单价为3800元/吨。本院综合原告提交的短绒棉自记账、大丰市公安消防支队的火灾直接财产损失申报统计表以及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意见书,可认定原告通兴粮油公司受损短绒棉的损失为532000元(140吨×3800元/吨)。(三)、关于油菜籽损失,因火灾的发生导致原告通兴粮油公司榨油车间电线短路造成正在生产作业的机械停止运行,造成油菜籽损失,本院结合公证机关公证的现场照片以及证人证言及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书可认定受损油菜籽的损失为9122.36元(3508.6斤×5.2元/公斤÷2),原告主张并要求被告赔偿油菜籽损失9100元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四)、关于救火人员工资以及保护火灾现场人员工资,火灾事故发生后,原告自行组织人员继续对过火的短绒棉浇水,并已支付救火人员工资1080元,本院对此予以确认。2013年9月3日至11月20日期间,原告按照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的要求雇请杨正康、陈相青24小时轮流对火灾现场进行保护,并按照100元/天的标准向其二人分别支付了看护火灾现场人员工资7600元,本院对此予以确认。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看护火灾现场人员及救火人员工资合计16280元﹝1080+(7600×2)﹞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五)、关于停工停产损失8万元,因原告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该损失的具体构成及相关法律依据,故对该损失,本院不予支持。因此,本院认定原告的合理损失为:房屋修复费53331元、公证费1000元,摄像费500元、短绒棉532000元、油菜籽9100元、救火人员工资16280元,合计612211元。综上,本院认为,公民合法的财产权益应受法律保护。根据法律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据此,被告应赔偿原告损失550989.90元,其余损失由原告自理。扣减被告已支付费用100000元,被告奥克阀门公司仍应赔偿原告450989.9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十九条、第二十三条、第四十五条、第五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并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奥克阀门公司赔偿原告通兴粮油公司各项损失合计人民币450989.9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二、驳回原告通兴粮油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义务人如果不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895元,鉴定费5800元,合计16695元,由原告通兴粮油公司负担3410元,被告奥克阀门公司负担1328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9份,上诉于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0895元(收款人全称:盐城市财政局非税收入汇缴专户;开户行:盐城市农行中汇支行;帐号:400101040227821;附言说明:交盐城中级人民法院诉讼费)。

                     审 判 长  刘 萍

                     代理审判员  徐 辉

                     人民陪审员  陈琳琳

                      二○一四年九月一日

                     书 记 员  吕 杨

附录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

第十九条 生产、储存、经营易燃易爆危险品的场所不得与居住场所设置在同一建筑物内,并应当与居住场所保持安全距离。

生产、储存、经营其他物品的场所与居住场所设置在同一建筑物内的,应当符合国家工程建设消防技术标准。

第二十三条 生产、储存、运输、销售、使用、销毁易燃易爆危险品,必须执行消防技术标准和管理规定。

进入生产、储存易燃易爆危险品的场所,必须执行消防安全规定。禁止非法携带易燃易爆危险品进入公共场所或者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储存可燃物资仓库的管理,必须执行消防技术标准和管理规定。

第四十五条 公安机关消防机构统一组织和指挥火灾现场扑救,应当优先保障遇险人员的生命安全。

火灾现场总指挥根据扑救火灾的需要,有权决定下列事项:

(一)使用各种水源;

(二)截断电力、可燃气体和可燃液体的输送,限制用火用电;

(三)划定警戒区,实行局部交通管制;

(四)利用临近建筑物和有关设施;

(五)为了抢救人员和重要物资,防止火势蔓延,拆除或者破损毗邻火灾现场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设施等;

(六)调动供水、供电、供气、通信、医疗救护、交通运输、环境保护等有关单位协助灭火救援。

根据扑救火灾的紧急需要,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组织人员、调集所需物资支援灭火。

第五十一条 公安机关消防机构有权根据需要封闭火灾现场,负责调查火灾原因,统计火灾损失。

火灾扑灭后,发生火灾的单位和相关人员应当按照公安机关消防机构的要求保护现场,接受事故调查,如实提供与火灾有关的情况。

公安机关消防机构根据火灾现场勘验、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意见,及时制作火灾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火灾事故的证据。

2、《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五条 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

(二)排除妨碍;

(三)消除危险;

(四)返还财产;

(五)恢复原状;

(六)赔偿损失;

(七)赔礼道歉;

(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大丰市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