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友宁与林松彪、赵丹萍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5-06-09 15:21:21
大丰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大商初字第0838号

   

原告董友宁,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张海波,江苏道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林松彪,男,汉族。

被告赵丹萍,女,汉族。

委托代理人杨斌(特别授权,两名被告共同委托),浙江浙经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董友宁与被告林松彪、赵丹萍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0月2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许雁适用简易程序于2013年11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因案情复杂,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董友宁委托代理人张海波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林松彪、赵丹萍共同委托代理人杨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董友宁诉称,2010年,林松彪、赵丹萍、苏安贤、周于龙受让了江苏银翔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翔钢结构公司)的全部股份,我与林松彪、赵丹萍、苏安贤、周于龙四人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及补充合同中约定,我与案外人孙玉洪共同出资375万元作为担保抵押金,由林松彪、赵丹萍、苏安贤、周于龙分6年偿还,利息以月息1分计算,按季结息,林松彪、赵丹萍、苏安贤、周于龙以其受让的股权作为此款的担保。银翔钢结构公司继续聘用我,年薪为100000元,由林松彪、赵丹萍、苏安贤、周于龙每月发放8000元,余款年终结清。股权转让后,我按约履行了相关义务,但林松彪、赵丹萍、苏安贤、周于龙未能按约将股权进行质押登记,也未按约给付担保抵押金及利息、工资、股权转让金。我的部分权利经诉讼及仲裁确认后,林松彪、赵丹萍、苏安贤、周于龙仍未自觉履行。四人以其行为表明已无履行合同义务的诚意和能力,其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合同中约定的上述375万元担保抵押金条款应予解除。故请求判令被告林松彪、赵丹萍共同返还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175万元及违约金19.6万元,合计194.6万元,并承担175万元自2012年10月1日起至2013年9月30日止按月利率1%计算的利息;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林松彪、赵丹萍共同辩称,双方约定本案所涉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在6年内偿还,协议签订时间为2010年7月,现偿还期限远未到达。我们也从未表明拒付该笔款项,且已经支付25万元。另一案件的款项支付争议与本案无关,并不能证明我们已无支付本案所涉款项的能力与诚意。因此,在约定的归还期限未到的情况下,我们无提前归还的义务,故原告董友宁既无权要求我们提前支付该笔款项,也无权要求我们承担相应违约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0年6月3日,大丰市银台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台公司)、大丰市银翔新型建材厂(以下简称银翔建材厂)与孙玉洪、董友宁订立协议书一份,载明台湾东益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益公司)、银台公司、银翔建材厂将银翔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苏安贤、周于龙、林松彪、赵丹萍,转让价款1280万元中,东益公司已收取280万元,其余转让款和375万元担保抵押金及利息均由银台公司、银翔建材厂授权孙玉洪、董友宁以个人的名义收取并享有。

2010年6月30日,银翔钢结构公司的原股东东益公司、银台公司、银翔建材厂与苏安贤、周于龙、林松彪、赵丹萍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一份,约定东益公司、银台公司、银翔建材厂将银翔钢结构公司的全部股权以1280万元转让给苏安贤、周于龙、林松彪、赵丹萍,股权交割时间在2010年8月31日前;苏安贤、周于龙各出资367.5万元,各持股24.5%,林松彪出资450万元,持股30%,赵丹萍出资315万元,持股21%;第8.2条约定违约金数额为股权转让价款1280万元的10%;股权转让过程中的具体问题,另行签订股权转让的补充合同。股权转让合同签订后,转让人东益公司(甲方A)、银台公司(甲方B)、银翔建材厂(甲方C),与受让人苏安贤(乙方A)、周于龙(乙方B)、林松彪(乙方C)、赵丹萍(乙方D)及担保方孙玉洪、董友宁(丙方)又签订股权转让补充合同一份,约定股权转让价1280万元,乙方在股权转让合同生效次日支付120万元(其中2010年7月21日前先行支付80万元给甲方作为定金)到账;甲方处理完毕原公司员工及各办事处、分公司债权债务等相关事宜后,乙方再支付100万元到账;中行贷款450万元、交行贷款120万元,由乙方A、B、C、D负责偿还,在总价中抵冲;第3.4条约定孙玉洪、董友宁自愿出资375万元作为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暂时在总价款中抵冲,6年内由乙方(A、B、C、D)归还,利息(税后)以1分计算,按季结算,乙方以银翔公司股权作为该款担保;股权实际到账日(即甲方办理完毕工商股权转让手续之日),乙方(A、B)支付115万元到账;原董事孙玉洪、董友宁由新公司聘用,年薪不低于税后10万元,每月发放8000元,余年终结算,年薪发至办理退休之日;原公司职工的处置,按照新公司股东意见由新公司优先聘用,试用不合格的退由原公司按劳动部门规定结算工资补偿,遣散费用由乙方直接从本合同3.2(即甲方处理完毕原公司员工及各办事处、分公司债权债务等相关事宜后,乙方再支付100万元到账条款)支付款项扣除。另外,股权转让补充合同第2.4条约定,主合同签订生效前的所有债务关系以甲乙双方核对的账单为准,账单以外的债务与乙方无涉,且如果出现核对的账单外债务,原董事孙玉洪、董友宁应对此承担责任,如果因此造成乙方损失,丙方赔偿乙方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丙方自愿以其个人资产担保对主合同生效前的所有债务承担无限连带偿还责任,担保期自本合同生效之日起至主合同生效前的所有债务偿还完毕止。2011年6月3日,孙玉洪、董友宁签订书面说明一份,载明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中约定的375万担保抵押金及利息由孙玉洪、董友宁各半享有。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董友宁及被告林松彪、赵丹萍对于本案所涉的375万元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已由被告支付25万元)所担保抵押的具体内容均认可为:基于补充合同第2.4条之约定,若出现股权转让人以及受让人核对债务以后所形成的账单以外的债务,该债务应由董友宁、孙玉洪承担责任,此375万就系该可能出现的账单以外债务的担保金。

原告董友宁以林松彪、赵丹萍、苏安贤、周于龙为被告于2013年10月24日向本院提起诉讼。在审理中,原告董友宁申请撤回对被告苏安贤、周于龙的起诉,本院裁定准许。

另查,2012年11月1日,孙玉洪、董友宁向本院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判令林松彪、赵丹萍、苏安贤、周于龙立即给付计算至2012年9月的担保抵押金利息52.5万元,股权转让金29.0887万元、工资20.0553万元及违约金98万元,合计1996440元。本院于2013年1月16日作出(2012)大商初字第0634号民事判决书,判令苏安贤、周于龙、林松彪、赵丹萍给付孙玉洪、董友宁股权转让款29.0887万元,支付350万元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自2011年7月至2012年9月的利息52.5万元,承担违约金8.1588万元,合计人民币89.7475万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履行完毕;驳回孙玉洪、董友宁的其他诉讼请求。目前此案已进入执行程序。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股权转让合同1份,股权转让补充合同1份,协议书1份,情况说明1份,本院(2012)大商初字第0634号民事判决书1份,大丰市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大劳人仲案字(2013)第91号仲裁裁决书1份,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盐商初字第0217号民事调解书1份,本院(2013)大民诉保字第0067号民事裁定书1份,银翔钢结构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1份,瑞安车管中心出具的车辆信息2份,产权证明3份等证据在卷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东益公司、银台公司、银翔建材厂与苏安贤、周于龙、林松彪、赵丹萍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及东益公司、银台公司、银翔建材厂、孙玉洪、董友宁与林松彪、赵丹萍、苏安贤、周于龙签订的股权转让补充合同均为合法有效,合同各方当事人均应按照上述两份合同之约定享有相应的权利并承担相应的义务。案外人孙玉洪与本案原告董友宁之间达成关于375万元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及利息各半享有的约定,是双方行使处分权的合法行为,原告董友宁以该协议向本院主张其应享有的份额,符合相应的法律规定。本案原、被告双方的争议焦点为:原告董友宁基于被告根本违约要求解除担保抵押的条款,并主张被告林松彪、赵丹萍提前偿还全部未到期的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175万元及相应违约金有无相应依据。

第一,关于本案担保抵押条款的性质,在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补充合同中约定,原告董友宁承诺对核对账单以外出现的债务提供担保,应为单务合同。原告董友宁主张其行使不安抗辩权,根据法律的规定,不安抗辩权仅适用于双务合同,而本案所涉的股权转让担保抵押金是一个担保性质的条款,为单务合同,不适用不安抗辩权条款。即使如原告所述,适用第六十八条,但其所提供的书面证据,其中部分证据是证明银翔钢结构公司财务状况欠佳,而非本案被告的财务状况。而其他关于本案被告林松彪、赵丹萍所有的房产以及车辆被查封、过户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被告届时就无法履行还款义务。且不安抗辩权的行使方式为中止履行,双方在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及补充合同时,已约定该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在股份转让的总价款中予以抵充,原告董友宁已履行了该义务,不可能再中止履行,故本案不适用不安抗辩权的规定。

第二,原告董友宁主张行使合同解除权由无相应依据。本案所涉的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有其特殊的性质,其作为合同履行的一种担保,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债权债务担保,而是附条件的担保,即只有在保证不出现核对账单以外债务的情况下,由被告在6年内偿还完毕即可。双方在合同中未约定合同解除的情形,原告董友宁主张解除合同相应条款,可从法定解除角度予以考量。但被告林松彪、赵丹萍未向原告董友宁履行支付利息、违约金的行为并不构成根本违约,原告可依此追究被告相应的违约责任,而不能依此主张解除合同条款。并且,此条款的解除会影响到股权转让合同及其补充协议的订立初衷,影响被告权利的行使,乃至整个合同的订立与履行。事实上,股权转让合同及其补充协议的几方当事人均已经按照协议的约定履行了相应的合同义务。

第三,合同约定的支付条件尚未成就。原告董友宁、被告林松彪、赵丹萍对于本案所涉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的性质及担保内容均无异议,那么根据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的约定,此款应由林松彪、赵丹萍、苏安贤、周于龙在6年内归还,至于如何归还,双方并未有明确的约定。由此可知,若银翔钢结构公司未出现核对账单之外的债务,那么被告林松彪、赵丹萍只需于补充合同签订后的6年内将此款清偿完毕即可。原、被告双方对本案所涉的375万元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的担保期限持不同意见,结合股权转让补充合同第2.4条、3.4条的内容可知,原告董友宁称该担保期限应为2年的陈述并不符合双方合同的约定。首先,双方约定375万元股权担保抵押金的还款期限为6年;其次,合同第2.4条约定董友宁、孙玉洪对银翔钢结构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之前的所有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期限直至合同生效前的所有债务偿还完毕之日止;再次,若被告林松彪、赵丹萍将此款提前清偿而银翔钢结构公司之后又出现核对账单之外的债务,则双方又会形成新的纠纷。从利益衡量的角度,如因对被告的偿债能力有所怀疑,支持原告的诉请,而忽略对股权受让方的利益保护,则显失公平。综上,对原告董友宁要求被告林松彪、赵丹萍偿还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175万元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董友宁主张被告林松彪、赵丹萍支付自2012年10月1日起至2013年9月30日止的股份转让担保抵押金利息210000元及相应的违约金的请求,有相应的合同约定,本院予以支持。违约金的计算方式,原告董友宁主张按照股权转让合同第8.2条的规定,以股权转让价款10%的标准进行计算。被告林松彪、赵丹萍违约的数额为利息210000元,则违约金数额为21000元(210000*10%),利息与违约金合计为231000元,并且此数额不超过法律保护的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四倍计算的利息,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二条第(五)项、第六十八条、第九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判决如下:

一、被告林松彪、赵丹萍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董友宁自2012年10月1日起至2013年9月30日止利息210000元,违约金21000元,合计人民币231000元。

二、驳回原告董友宁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2314元,由原告董友宁承担19666元,被告林松彪、赵丹萍承担2648元;保全费5000元,由原告董友宁承担3325元,被告林松彪、赵丹萍承担1675元。

被告如不能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10份,上诉于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22314元(上诉法院开户银行及账户:收款人盐城市财政局非税收入财政专户;开户行江苏省盐城市农行中汇支行;账号400101040227821;附言说明交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费用)。

              

                      审 判 长 高 翊

                      审 判 员 冯玉栋

                      代理审判员 许 雁

              

              

             

                     二○一四年七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管益新

附录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第六十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六十二条 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下列规定:

(一)质量要求不明确的,按照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履行;没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按照通常标准或者符合合同目的的特定标准履行。

(二)价款或者报酬不明确的,按照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履行;依法应当执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的,按照规定履行。

(三)履行地点不明确,给付货币的,在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履行;交付不动产的,在不动产所在地履行;其他标的,在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履行。

(四)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

(五)履行方式不明确的,按照有利于实现合同目的的方式履行。

(六)履行费用的负担不明确的,由履行义务一方负担。

第六十八条 应当先履行债务的当事人,有确切证据证明对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中止履行:

(一)经营状况严重恶化;

(二)转移财产、抽逃资金,以逃避债务;

(三)丧失商业信誉;

(四)有丧失或者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的其他情形。

当事人没有确切证据中止履行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第九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大丰市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