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大三民初字第0126号原告王如高等48人与被告浩伦农资公司、陈金友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4-02-28 09:42:21
大丰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大三民初字第0126号

原告王如高。

原告王保才。

原告王保法。

原告郁翠林。

原告陈海兵。

原告王国书。

原告韩忠。

原告陈锦祥。

原告江季元。

原告郁翠忠。

原告束必洪。

原告丁长生。

原告郁翠龙。

原告王洪高。

原告陈玉营。

原告查全胜。

原告时东华。

原告时苏香。

原告刘汉东。

原告沈保林。

原告时来香。

原告陈连香。

原告时东斌。

原告时友香。

原告陈有根。

原告陈有山。

原告陈伯堂。

原告孟兆华。

原告张同林。

原告孟广存。

原告葛国华。

原告葛国祥。

原告张同方。

原告管天堂。

原告王立艮。

原告陈元法。

原告汤正荣。

原告曹龙银。

原告曹品章。

原告沈保华。

原告周金龙。

原告陆兆祥。

原告张银松。

原告王承全。

原告吕鹤江。

原告刘保明。

原告吉红林。

原告丁云发。

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建南,大丰市三龙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大丰市浩伦农资超市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浩伦农资公司),住所地大丰市区东宁路27号。

法定代表人吴少宁,浩伦农资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李强,浩伦农资公司职工,

被告陈金友。

被告陈春保。

被告陈金友、陈春保共同委托代理人陈春荣,教师。

原告王如高等48人与被告浩伦农资公司、陈金友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4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徐忠俊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刘广曙、代理审判员付陈友共同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7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双方代理人及被告陈金友到庭参与诉讼。后因原告追加被告陈金友之子陈春保为本案被告,本院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徐忠俊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刘广曙、人民陪审员柏晓红共同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0月18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双方代理人及被告陈春保、陈金友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1年4月份,我们分别从被告浩伦农资公司处购买了1种叫“康苗”的农资,用于棉花苗床内的棉苗,被告陈金友作为被告浩伦农资公司的销售员在出售该农资时指导原告按1组合“康苗”兑1药机水拌均后对棉花苗进行喷洒,我们按照被告陈金友的指导方法使用康苗,使用后发现棉苗轻的停止生长并变形皱缩,严重的导致死亡。此事故发生后,我们多次找被告陈金友要求处理此事,被告陈金友表面上同意赔偿,但没有具体行动,致使我们的损失至今没有得到赔偿。据了解,销售“康苗”的生资门市系被告浩伦农资公司开办。“康苗”不适用于棉花。因被告浩伦农资公司销售、被告陈金友指导,致使我们棉苗受损事实清楚,两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起诉要求判令被告赔偿我们棉苗损失145400.92元;本案诉讼费用、鉴定费3000元、调查费用2000元由被告承担。

被告浩伦农资公司辩称,1、我公司从来没有购进、销售过“康苗”产品,实际销售者是陈金友,其所持经营执照是被告陈春保在2008年3月20日向工商部门登记核发的个体工商户执照。我公司提供的连锁店营业执照是陈春保于2011年5月19日与我公司签订了《责任书》以后才实际发放的,此时,被告陈金友卖的“康苗”早在四月中旬左右就形成市场销售,并且已有相关问题出现。因此我公司并非产品销售的责任人。2、“康苗”产品是被告陈金友从奚延和那里购买的,同时根据厂方提供的资料,大丰地区的一级代理商是卢圣存。故本案应追加卢圣存、奚延和为被告。3、“康苗”作为叶面肥料,生产、经营手续大致完备,简单的部分苗床出现肥害归结为产品自身质量问题,是不科学、不公正、不合法的,是否为产品质量问题,该由权威部门来认定。4、本案是因棉花营养钵苗床使用“康苗”产品导致部分棉苗变皱或者死亡。受害的棉苗不应移栽大田,原告等人明知棉苗已受害仍进行移栽,是人为的处理不当。综上,请法院驳回对我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陈金友辩称,2011年4月份,原告从我处购买了“康苗”用于棉花苗床内的棉苗,我是根据供货方的要求在出售时指导原告按一组合“康苗”兑一药机水拌匀后对棉苗进行喷洒的。当发现棉苗生长异常后,经当地政府协调我采取了为受损农户提供改种的化肥、玉米等一系列的补救措施,将原告的损失降到最低。“康苗”并非“三无”产品,该产品在大丰地区有代理商,我从代理商处进货的手续及代理商指导的相关材料齐备。如果因为指导错误致原告受损,应追究代理商及厂方的责任,我建议法院将他们列为被告。我不承担指导错误的责任。

被告陈春保辩称,48名原告中有我的签名就是买的我的商品,如果没有发票就不是买的我的东西。被告浩伦农资公司提交的责任书是我签的名字,我的个体工商户和浩伦农资公司连锁店实际都是我父亲即被告陈金友经营的,但是我办理了浩伦农资公司连锁店后就将个体工商户的执照交到三龙工商所了,现在家里只挂有浩伦农资公司的牌子。事故发生后,农户曾经一起去找奚延和,但是在半路上他们又到浩伦农资公司去了。其他意见同陈金友。

经审理查明,原告王如高等48人及被告陈金友、陈春保皆系大丰市三龙镇丰余村农民。2007年底,被告浩伦农资公司向工商部门申请登记了浩伦农资公司三龙镇丰余村农家店(以下简称浩伦公司农家店),该店不具有独立的法人主体资格,营业执照、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等经营所需手续由被告浩伦农资公司统一办理,经营范围包括农药、化肥等生资零售。2008年3月20日,被告陈金友之子被告陈春保申请了个体工商户登记(未登记字号、以下简称个体农资店),个体农资店的经营范围与浩伦公司农家店相比增加了“植物生长激素”项目,减少了“农药”项目,该个体农资店一直处于在业状态,于2012年3月19日进行了当年年检。浩伦公司农家店与个体农资店的实际经营场所都是在被告陈金友的二层楼房,商品主要都存放于该楼房底层西侧一间内,在该楼房二楼阳台的走廊墙壁上悬挂了大幅显眼的被告浩伦农资公司统一的“大丰浩伦农资连锁”字样的标牌。浩伦公司农家店的营业执照由被告浩伦农资公司办理了2011年度年检后经该公司发放给被告陈春保。2011年5月19日,被告浩伦农资公司与被告陈春保签订了责任书一份,该责任书载明:本责任书一年期限,从2011年元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被告陈春保在续签责任书时交纳被告浩伦农资公司咨询信息费用1500元、执照年检费用350元,被告陈春保原则上不得销售浩伦农资公司以外的经营商品,若农业生产需要,浩伦农资公司无此商品或价格高于同期其他供应商,被告陈春保经浩伦农资公司同意可自行进货销售,但必须符合质量法规,并自行承担全部法律责任。浩伦公司农家店及个体农资店日常主要由被告陈金友经营,2012年4月6日,被告陈金友在接受本院调查时表示,浩伦公司农家店的营业执照是2011年1月17日发放的。

2011年初,被告陈金友、陈春保购进了一批“康苗”产品进行销售。其中,3月5日,被告陈春保购进“康苗”5盒; 4月21日,被告陈金友购进“康苗”20盒。当原告购买“康苗”时,被告陈金友指导农户按一组合“康苗”(一支20克的康苗甲壳素水剂、一支20克的菌克基因导抗剂水剂、一支胶囊)配一机水(被告陈金友自述约为25-30斤)稀释后喷施。“康苗”销售后先后有农户反映棉苗出现受害现象,被告陈金友自家的棉苗使用了该产品后同样也出现了受损的现象。后因部分受害农户向当地政府反映情况,经大丰市三龙镇人民政府申请,2011年5月13日下午, 大丰市种植业事故鉴定工作办公室对相关棉苗受害的情况进行了调查,并出具调查意见书一份,该意见书载明:“现场调查,经现场实地调查,时东斌等农户棉苗顶部新生叶片不能正常生长,新生叶片生长畸形皱缩,生长明显受到抑制,生长点分化受阻,影响生育进程和大田移栽。调查结论,鸨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康苗’在棉花苗床上使用不安全,受害棉苗影响正常生育进程。生产建议,2棉花的再生能力强,要抢栽抢管促转化,因苗制宜,分类指导,雨后灾情可得到缓解,受害严重棉苗动员群众弃苗找苗移栽或改种其它作物”。该调查结论通过村干部转告原告,但原告对此调查意见不予接受。2011年5月27日至29日,大丰市三龙镇丰余村村干部对受害农户购买“康苗”的数量及使用面积、受害面积、受害程度进行了统计,被告陈金友在调查表上签名确认。其中在本案中提起诉讼的农户记载为〔按姓名、购买数量(单位组)、受害面积(单位亩)顺序排列〕:王如高、1、9,王保才、1、10,王保法、1、9,郁翠林、1、8,陈海兵、1、6,王国书、1、12.5,韩忠、1、8.5,陈锦祥、1、3,江季元、1、4,郁翠忠、1、8,束必洪、1、6,丁长生、1、10,郁翠龙、1、9.2,  王洪高、1、13.5,陈玉营、1、12,查全胜、1、11,时东华、1、14,时苏香、1、15,刘汉东、1、8,沈保林、1、12,时来香、1、16,陈连香、1、9,时东斌、1、9,时友香、2、12,陈有根、1、2,陈有山、1、7,陈伯堂、1、10,孟兆华、2、10,张同林、3、5,孟广存、1、10,葛国华、1、8,葛国祥、1、10,张同方、2、7,管天堂、2、10.7,王立艮、1、6.6,陈元法、1、2.9,汤正荣、1、14,曹龙银、1、8,曹品章、1、7.7,沈保华、1、8,周金龙、1、9.2,陆兆祥、1、8,张银松、1、4,王承全、1、8,吕鹤江、1、13,刘保明、1、8,吉红林、1、3,丁云发、1、8。其中吕鹤江、刘保明、吉红林、丁云发、丁长生、郁翠忠加注了“较轻”字样,葛国华、王立艮加注了“较”字样。受害的农户中时冬斌、管天堂、时友香、汤正荣、陈海兵、陆兆祥、王洪高、时书香、陈有根、陈有山、陈伯堂受害较严重。经本院委托,盐城市农业科学司法鉴定所对本案中有关棉花育苗、移栽费用、棉苗延迟移栽造成的损失费用进行了司法鉴定,该所于2011年10月25日出具鉴定意见书载明:棉花营养钵育苗平均每亩生产成本费用101.29元,棉花移栽平均每亩生产成本费用80元,棉花重新育苗、推迟移栽造成每亩经济损失均值为389.22元。原告王保才为此次鉴定支付了鉴定费用3000元。被告陈金友向本院提交大丰市三龙镇农业技术推广站出具的证明,证明事故发生后被告陈金友已采取了部分补救措施,该证明载明:2011年5月浩伦公司下属的丰余村陈金友农资门市购进大中镇农技站属下的奚延和的康苗叶面肥,出售给本村部分农民使用,造成了伤苗一事,陈金友当时采取了部分措施。

另查明, 2010年12月19日,国家农业部颁发给鸨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国内名称、所在国为日本,全称应为ToKi Engineering Co.,LTD、以下简称鸨工程公司)的农肥(2005)临字(1666)号《肥料临时登记证》,该证记载的商品名为“百嫩积敦”,产品通用名为“有机水溶肥料”,主要技术指标为“壳聚糖≥15g/L;N+p205+k20≥81 g/L”,适用范围为“小油菜;番茄、西瓜等茄果类、瓜类”。2011年1月6日,潍坊嘉禾农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禾科技公司)与鸨工程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嘉禾科技公司临时租用鸨工程公司农业部登记证“农肥(2005)临字(1666)号”,并委托鸨工程公司生产。涉案的“康苗”外包装盒(一盒内4套)上注明的国家农业部登记证号也是“农肥(2005)临字(1666)号”,产品通用名也是“有机水溶肥料”,主要技术指标也是“壳聚糖≥15g/L;N+p205+k20≥81 g/L”,适用作物栏标注为“瓜、果、蔬菜、粮、棉、花卉、药材、苗木等作物”,使用方法标注为“浸种、灌根、灌棵、解救药害、叶面喷施取一瓶康苗甲壳素(20ml)、一瓶菌克诱导剂(20ml)、一粒免疫胶囊(2g)同时倒入水中,兑水20—30kg稀释使用”。2011年5月13日,奚延和在“康苗”外包装盒上加注了“每组盒兑水15公斤以上,最低15公斤”的字样。2011年6月2日,嘉禾科技公司做出产品承诺书,表示“康苗”每套兑水15kg以上,严格按照包装说明使用,若有质量问题由该公司承担。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双方当庭陈述,被告浩伦农资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复印件,大丰市工商局陈春保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查询表,受害农户调查表,大丰市种植业事故鉴定工作办公室调查笔录,大丰市三龙法律服务所及三龙司法所对被告陈金友的调查笔录,农肥(2005)临字(1666)号登记证,“康苗”外包装盒,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2张,被告陈春保与被告浩伦农资公司签订的责任书,山东潍坊嘉禾农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产品承诺书、与鸨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的合作协议、委托书,国家化肥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说明,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发货清单2份,证人奚延和、钟志阳的证人证言,大丰市三龙镇农业技术推广站证明等证据在卷证实。

本院认为,销售者应当采取措施,保持销售产品的质量。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财产损害的,受害人可以向产品的生产者要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的销售者要求赔偿。受害人因此遭受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应当赔偿损失。本案中,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是:一、原告的棉苗受损与使用被告销售的“康苗”产品有无因果关系;二、被告是否承担责任、分别承担什么责任;三、原告主张的损失是否合理。

关于原告的棉苗受损与使用被告销售的“康苗”产品有无因果关系的问题。1、原告棉苗受损与被告陈金友销售的“康苗”具有关联性。2011年5月27日至29日,大丰市三龙镇丰余村村干部对受害农户购买“康苗”的数量及使用面积、受害面积、受害程度进行了调查统计,经本院审核,本案48名原告在调查表上都有明确的记载(其中少数人登记的姓名中有个别字与居民身份证姓名的汉字音同字不同),被告陈金友在调查表上签名确认。因浩伦公司农家店及个体农资店日常主要由被告陈金友经营,被告陈金友对“康苗”销售的情况更加清楚,农户棉苗出现受害现象后先后向其作了反映,故被告陈金友在调查表上签名确认的行为,应认定为是对购买“康苗”并在使用后致棉苗损失农户的确认。本院认定48名原告具有诉讼主体资格,是被告陈金友销售的“康苗”致48名原告的棉苗受损。对被告陈春保“48户原告中有我的签名就是买的我的商品,如果没有发票就不是买的我的东西”的辩称不予采信。2、“康苗”不适用于棉苗。涉案的“康苗”肥料与国家农业部颁发给鸨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的农肥(2005)临字(1666)号《肥料临时登记证》中记载的商品名为“百嫩积敦”肥料的“国家农业部登记证号、产品通用名、主要技术指标”一致,应认定为同一商品。“康苗”产品与“百嫩积敦”相比,产品标识的适用范围由原来登记确定的“小油菜;番茄、西瓜等茄果类、瓜类”擅自扩大为“瓜、果、蔬菜、粮、棉、花卉、药材、苗木等作物”。棉花显然不属于国家农业部对该产品颁发的《肥料临时登记证》中适用范围列明的“茄果类、瓜类”,被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销售产品标识关于适用范围扩大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可,也不能证明适用范围扩大的安全性。结合大丰市种植业事故鉴定工作办公室对该事故出具的调查意见书中载明的调查结论“鸨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康苗’在棉花苗床上使用不安全,受害棉苗影响正常生育进程”,本院认定涉案的“康苗”产品在棉花上使用时属于缺陷商品。又因被告未能举证证明存在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故本院认定原告棉苗损失与使用被告销售的“康苗”产品存在因果关系。

关于三名被告是否承担责任、分别承担什么责任的问题。因48名原告的棉苗损失与使用被告销售的“康苗”产品存在因果关系,故作为“康苗”销售者的相关责任主体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1、被告陈春保应承担赔偿责任。“康苗”产品属于叶面肥料,被告陈春保申请登记注册且处于经营状态的个体农资店即可经营,被告陈春保作为该店的经营者应对该店经营过程中造成的损害后果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同时,被告陈春保以个人名义与被告浩伦农资公司签订了责任书,负责浩伦公司农家店的经营,负有保证自行购销商品质量合格的义务,其未能尽到保证义务。故本院认定被告陈春保应当承担赔偿责任。2、被告浩伦农资公司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浩伦公司农家店系分支机构,不具有独立的法人主体资格,其法律责任应由被告浩伦农资公司承担。本院综合被告陈春保辩称“事故发生后,农户曾经一起去找奚延和,但是在半路上他们又到浩伦公司去了”、被告陈金友向本院举证的大丰市三龙镇农业技术推广站证明“2011年5月浩伦公司下属的丰余村陈金友农资门市”、浩伦公司农家店营业执照记载的“成立日期2007年12月18日”、浩伦公司农家店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记载的“有效期2010年12月7日至2013年12月6日”、被告浩伦农资公司与被告陈春保签订责任书中记载“本责任书一年期限,从2011年元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等证据及本院于2012年4月6日对被告陈金友所做的调查笔录,认定当“康苗”产品在大丰市三龙镇丰余村形成销售市场,并在使用过程中致原告的棉苗发生损害时,被告陈春保已在其位于大丰市三龙镇丰余村6组的住宅外悬挂了明显的被告浩伦农资公司统一标识,被告浩伦农资公司对被告陈春保以浩伦公司农家店从事经营至少应从2011年1月17日起就持同意的态度。因浩伦公司农家店与个体农资店事实上同时、同地经营,销售主体处于混同状态,被告陈金友销售“康苗”、原告购买“康苗”时,双方都不明确真正的销售主体,由于被告浩伦农资公司在当地有一定的影响,按常理推测被告浩伦农资公司的标识对“康苗”的销售必然产生了一定的促进作用,故本院认定被告浩伦农资公司亦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对其“浩伦公司农家店营业执照是2011年5月19日被告陈春保与该公司签订了《责任书》以后才实际发放的”的辩称本院不予采信。3、被告陈金友不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陈金友既非被告浩伦农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非个体农资店注册登记的经营者,其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责任主体,故本院认定被告陈金友不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原告主张的损失是否合理的问题。大丰市三龙镇丰余村村干部对受害农户购买“康苗”的数量及使用面积、受害面积、受害程度进行了统计,被告陈金友在调查表上签名确认,本院对各原告受害的面积亦予以认定。由此统计表,可以确定48名原告均已将棉苗移栽大田,原告的损失主要应包括育苗损失、移栽大田损失和棉花重新育苗、推迟移栽造成的经济损失。原告购买“康苗”后,按被告陈金友指导的剂量稀释后进行喷施,而未按“康苗”包装上标注的剂量使用,且事故发生后未能听取大丰市种植业事故鉴定工作办公室对棉苗受害情况调查后提出的生产建议,自身亦有一定的过错,原告并未能举证证明其自行采取的补救措施未扩大损失。本院综合盐城市农业科学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对大丰市三龙镇丰余村村干部及部分受害农户的调查情况,酌情认定原告损失的计算标准为受害轻的按每亩100元计算、受害较轻的按每亩200元计算、受害较重的按每亩450元计算、其余按每亩300元计算。原告王保才支付的鉴定费3000元,依法应由被告陈春保赔偿,本院对原告王保才的该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原告主张调查费用2000元但未能提交票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四条、第三十四条、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陈春保赔偿原告葛国华800元、王立艮660元、吕鹤江2600元、刘保明1600元、吉红林600元、丁云发1600元、丁长生2000元、郁翠忠1600元、时冬斌4050元、管天堂 4815元、时友香5400元、汤正荣6300元、陈海兵2700元、陆兆祥3600元、王洪高6075元、陈友根900元、陈有山3150元、陈伯堂4500元、时书香6750元、王如高2700元、王保才6000元(含鉴定费3000元)、王保法2700元、郁翠林2250元、王国书3750元、韩忠2550元、陈锦祥900元、江季元1200元、束必洪1800元、郁翠龙2760元、陈玉营3600元、查全胜3300元、时东华4200元、刘汉东2400元、沈保林3600元、时来香4800元、陈连香2700元、孟兆华3000元、张同林1500元、孟广存3000元、葛国祥3000元、张同方2100元、陈元法870元、曹龙银2400元、曹品章2310元、沈保华2400元、周金龙2760元、张银松1200元、王承全2400元,合计137850元,上述赔偿款被告陈春保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履行完毕。

二、被告大丰市浩伦农资超市有限责任公司对被告陈春保的上述赔偿义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其余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308元,由被告陈春保负担3058元,原告自行负担250元。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五份,上诉于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徐忠俊

                       代理审判员 刘广曙

                       人民陪审员 柏晓红

                       

                       

                       

                      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朱建华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大丰市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