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大三民初字第0239号原告孙宏曦诉被告陈金顺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4-02-28 09:30:46
大丰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大三民初字第0239号

  原告孙宏曦。

被告陈金顺。

委托代理人李建南(特别授权),大丰市三龙法律服务所法律

工作者。

原告孙宏曦诉被告陈金顺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12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孙宏曦、被告陈金顺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建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孙宏曦诉称:2008年2月22日晚七时许,原告因侄儿结婚到大丰市方强小街华联大酒店吃喜酒,此间,邻桌上的被告陈金顺与杨松和、郑国清来给原告“画脸”,原告不同意,被告陈金顺强行摁压原告的过程中,将原告腰摁伤,原告疼痛不止,被120救护车送到大丰市人民医院治疗。原告孙宏曦要求被告赔偿残疾赔偿金45888元、误工护理费11691.9元、医药费1718.1元、二次鉴定费2470元、打印费30元、邮寄费42.4元、营养费5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8元、交通费268元、诉讼费658元、精神抚慰金20000元,合计人民币82928.4元。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

1、出庭证人朱龙政证言:“……孙宏曦不肯被涂花脸,几个人按住他强行涂起来了,当时是谁弄孙宏曦的我不清楚,但陈金顺也参与的,陈金顺一手抓的黑灰、一手抓的雪花膏,原告在挣扎的,腰被扭伤了,当时腰是脱位了,因为我在部队学过,原告的伤并不是几个人有意弄伤的,是闹玩的。”

2、出院记录、检查报告单、住院费用明细单、住院医药费收费收据等票据,拟证明孙宏曦入院后检查、诊断及支付相关费用情况。

3、盐城市第四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法医学鉴定书,拟证明孙宏曦经鉴定构成十级伤残,建议误工4个月,护理2个月(住院期间2人护理,出院后1人护理)。

4、2010年11月9日江苏省大丰县文教用品厂出具的证明一份,拟证明原告为该单位职工,月收入为3000元。打印复印收据一份,拟证明其打印复印鉴定材料的费用。

5、有关孙宏曦出院诊断投诉的会诊记录、关于孙宏曦出院诊断修改的情况说明,拟证明大丰市人民医院将孙宏曦的出院诊断“腰背部扭伤,T11陈旧性骨折。”修改为:“腰背部扭伤,胸11椎体压缩性骨折”。

6、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学鉴定书,拟证明该鉴定机构将原告提供的2008年2月23日CR检查胶片(示:胸11椎体楔形改变)与2010年7月9日进行检查时的CR检查胶片(示:胸11椎体楔形改变)进行比对:认为前者椎体前缘骨折处无明显愈合征象,符合新鲜骨折表现;后者椎体前缘骨折处骨质明显愈合,符合陈旧骨折表现。

被告陈金顺辩称:1、其他人闹原告孙宏曦时,我不在现场,原告孙宏曦的伤与我无关。原告孙宏曦的伤并非他人侵害造成的,而是他自已在逃离桌位时造成的。2、原告所诉的伤情经医院诊断、经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系陈旧性伤,与被告的行为无因果关系。3、原告的起诉已过法定诉讼时效。4、即使原告应得到赔偿,其赔偿义务主体应为原告的弟弟孙红连。

被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

1、出庭证人朱龙政证言同原告举证内容。

2、出庭证人孙红连(原告之弟)证言:“我儿子结婚那天是闹扒灰的,但被告有没有闹原告我不清楚。原告到医院看病的钱我老婆已给了,这个钱我也不要了,原告住院是其儿子护理的,出院后住我家是我家人照料的”。

3、未出庭证人彭兰花(原告弟媳)证言:“大家开始闹喜公公,先在孙红连脸上画好后,又准备去闹孙宏曦,这时孙宏曦就扭来扭去,不想让人闹。”

4、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法医学鉴定书,拟证明该鉴定机构经过对2008年2月22日CT胶片2张、2008年2月23日CR检查胶片2张读片发现:孙宏曦胸11椎体压缩性骨折,系陈旧性骨折,与2008年2月22日纠纷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

被告对原告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认为原告受伤的大致经过如证人所言,但细节有点出入,闹喜事的人不只是几个,而是很多。对证据2、3认为原告无证据证明被告具有伤害行为,故被告没有侵权,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且原告的医药费已被原告的弟弟支付、护理也是原告弟弟家人护理的、赔偿精神抚慰金无法律依据。是120车送原告去医院的故应无交通费。对证据4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明不能证明其存在误工事实,也不认可打印费,该收据非正规票据。对证据5认为是原告去大丰市人民医院闹访后,医院作的技术性修改,不影响其骨折为陈旧性。对证据6认为,该鉴定仅通过比对原告胸11椎体相隔两年多的两张CR片得出结论,不排除其他可能,且CR片显示骨折清晰度不如CT片,该鉴定结论有误。原告对被告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认为大致经过如此,证人不清楚细节。对证据2认为,证人故意回避客观事实,且证人没有给付医疗费。对证据3认为彭兰花当时不在现场。对证据4认为该鉴定机构未全面阅看其病史资料,特别是未看到大丰市人民医院修改的诊断结论说明,结论错误。

根据上述证据及原、被告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和陈述,本院确认以下事实,2008年2月22日晚七时许,原告孙宏曦因侄儿结婚,到大丰市方强小街华联大酒店吃喜酒,此间,邻桌上的被告陈金顺来给原告孙宏曦“画脸”,原告不同意,在双方嬉闹过程中,原告孙宏曦当即喊腰部疼痛。随后,原告孙宏曦被120救护车送到大丰市人民医院治疗,当日,该院对其上腹部进行CT检查,检查临时报告单记载:“…… ②附见T11骨折?……”;次日,进行CR检查,该检查报告单记载:“胸11椎体压缩性骨折,陈旧性骨折可能性大。建议CT进一步检查明确。”原告住院5天,于同月27日出院。原告孙宏曦入院、出院均被诊断为:腰背部扭伤,T11陈旧性骨折,共用去医药费用1718.1元。此后,原告多次要求被告赔偿其损失,被告均认为原告的伤系多人所为。2009年1月,原告再次找被告时,被告不予理睬。2010年7月9日,原告孙宏曦对大丰市人民医院的诊断提出异议,当日,该院对其进行CR检查并经专家会诊后,将出院诊断结论修改为:腰背部扭伤,胸11椎体压缩性骨折。2010年10月8日,经大丰市离退休法官协会法律服务部委托,盐城市第四人民医院对原告孙宏曦进行伤残等鉴定,并出具了法医学鉴定书,载明:孙宏曦构成人体损伤十级伤残,建议误工期限4个月,护理期限2个月(住院期间2人护理,出院后1人护理)。2010年10月14日,原告孙宏曦向本院起诉要求被告陈金顺赔偿其各项损失85782.16元。审理中,被告陈金顺认为原告孙宏曦的骨折伤系陈旧性损伤,与嬉闹行为无因果关系,遂提出鉴定申请,要求对原告孙宏曦的骨折伤与本案纠纷间的因果关系进行鉴定。2011年6月3日,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司法鉴定所作出鉴定结论:孙宏曦胸11椎体压缩性骨折,系陈旧性骨折,与2008年2月22日纠纷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原告孙宏曦对该鉴定结论不服,以该鉴定机构未将其全部病史材料,特别是大丰市人民医院修改的诊断结论说明作为鉴定资料为由,口头要求重新鉴定。2011年8月5日,原告孙宏曦以证据准备不充分为由撤回起诉,本院以(2010)大三民初字第0224号民事裁定书依法裁定准许。2011年8月10日,原告孙宏曦书面申请本院对其伤情重新委托鉴定,并交纳鉴定费1000元。该申请明确要求通过比对2008年2月23日(即受伤次日)的CR片与2010年7月9日(即医院修改诊断时)的CR片,以鉴定其骨折伤系陈旧性损伤还是新鲜性。2011年11月16日,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通过比对认为:原告孙宏曦于2008年2月23日的CR片显示椎体前缘骨折处无明显愈合征象,符合新鲜骨折表现;原告孙宏曦于2010年7月9日的CR片显示椎体前缘骨折处骨质明显愈合,符合陈旧骨折表现。原告孙宏曦依据该鉴定结论起诉要求被告陈金顺赔偿其各项损失82928.4元。审理中,原告孙宏曦要求按2011年的赔偿标准计算损失,要求被告陈金顺赔偿其各项损失合计91452.26元。

本院认为,本案原、被告之间的纠纷有三个争议焦点,一是被告陈金顺有无伤害原告孙宏曦的行为;二是原告孙宏曦的骨折伤是否为新鲜性损伤;三是原告孙宏曦的起诉是否已过法定诉讼时效。 

关于被告陈金顺有无伤害原告孙宏曦的行为的问题。本院认为,原告孙宏曦的伤是被告陈金顺的行为所致。理由是:1、被告陈金顺辩称原告受伤时其不在现场,且后来也没听说原告受伤及救治过程;同时又辩称原告的伤是在其逃离桌位时造成的。显见被告的辩称意见自相矛盾,无法采信。但其庭审质证明确认可出庭证人朱龙政关于“被告(陈金顺)一手抓黑灰、一手抓的雪花膏参与闹原告的,原告在挣扎中腰受伤”的证言。故应当认定被告有嬉闹原告的行为。2、原告孙宏曦在两次诉状和庭审中多次一致陈述:在喜宴上,被告陈金顺与杨松和、郑国清来嬉闹原告时是被告陈金顺将其腰部摁伤。原告在多人嬉闹中仅指认被告陈金顺具有伤害其腰部的行为。3、原告在喜宴上的嬉闹过程中腰部当即疼痛,并在嬉闹现场被120救护车送大丰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据此,应当认定原告的腰伤是被告陈金顺的行为造成的。

关于原告孙宏曦的骨折伤是陈旧性还是新鲜性的问题。本院认为,原告孙宏曦骨折伤系新鲜性损伤。原告孙宏曦的骨折伤系陈旧性还是新鲜性应当以有权部门的鉴定结论为准,本案原告同一部位的损伤经两个鉴定机构鉴定后结论相反。分析两个鉴定机构所用的鉴定资料和方法为: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方法,是通过对原告孙宏曦受伤当日的CT片和次日的 CR片读片得出了鉴定结论,该CT片和CR片虽是原告受伤当时病史材料,但胸11椎体楔形改变时,新鲜骨折线难以通过CT片和CR片检查发现,且原告孙宏曦受伤当日的CT片是针对其上腹部所做的检查,只是检查时附带发现了其胸11椎体存在骨折可能。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是通过比对的方法,即将原告孙宏曦受伤次日的CR片与其受伤两年多后的CR片进行比较,在原告受伤两年多后的CR片中,显示原告的胸11椎体楔形改变处有愈合的迹象,遂得出该部位曾经受过骨折伤,只是在2010年7月9日检查时已愈合,从而认为原告当时该部位所受损伤为新鲜骨折伤的结论。相对而言,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方法易于信服,本院予以采信。故应当认定原告孙宏曦的胸11椎体骨折伤为新鲜骨折,与被告陈金顺的损害行为有因果关系。

关于原告的起诉是否已超过法定诉讼时效的问题。原、被告一致认可原告受伤后一直向被告要求赔偿损失,被告均以原告的损伤系多人所为予以推诿。原告2009年1月向被告要求赔偿时,被告予以拒绝。此后,原告孙宏曦即对大丰市人民医院的出院诊断提出异议,在医院修改诊断结论后,原告孙宏曦又委托进行伤残鉴定,故应当认定原告孙宏曦受伤后一直在主张权利,其于2010年10月14日的起诉未超过法定诉讼时效。

关于原告孙宏曦主张的损失计算标准问题。依照法律规定,计算受害人的残疾赔偿、误工等损失应以政府统计部门公布的本地区“上一年度”的相关统计数据为准,该“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本案法庭辩论终结时间为2012年1月10日,故原告孙宏曦的各项损失计算标准应当以现以公布的2011年度的相关数据确定。被告陈金顺对原告孙宏曦主张的损失均提出了异议。关于医药费1718.1元。被告认为此笔费用已由原告之弟孙红连给付,且原告弟媳即证人彭兰花证实孙宏曦的医药费全部是其所用,但原告持有医药费票据且该票据载明的金额与证人彭兰花所陈述的医药费金额不吻合,故原告主张的医药费应予支持。关于护理费。原告出院后居住在其弟孙红连家,证人彭兰花证实护理全是其家人负责的,且其家人放弃对该权利的主张,故原告主张出院后的护理费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误工费。法律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原告提供的江苏省大丰县文教用品厂的证明,该证明内容与客观事实不符,亦不能充分证实其误工减少收入的事实,但其系大丰市大中镇裕华居委会的居民,故应当按照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其误工损失。原告主张交通费132元,但未提供任何证据,故本院不予支持。经本院审核,原告的合理损失为:残疾赔偿金52682元(26341×2)、误工费8660.05(120天×26341÷365)元、护理费536.5元(5天×2人×53.65)、医药费1718.1元、二次鉴定费2470元、营养费45(9元/天×5天)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0(18元/天×5天)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合计人民币71201.65元,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其余损失自理。

综上,原告的诉讼主张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被告陈金顺的辩论意见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陈金顺赔偿原告孙宏曦各项损失人民币71201.6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履行完毕。

案件受理费415元,由被告陈金顺负担。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提出副本7份,上诉于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杜美玲

                       审 判 员 刘兴柏

                       代理审判员 徐忠俊

                       

                       

                       

                       二○一二年六月八日

                       

                       书 记 员 柏晓红(兼)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大丰市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