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玫瑰的赞歌

  发布时间:2014-11-25 15:09:18


她,百炼成钢,十年刑事法官生涯,使她从一名柔弱的女子,转变为铁骨铮铮的执法者;

她,百转柔肠,在多年的民事审判中,以一名女性特有的细腻,化解了多起家庭纷争;

她,百计千方,在当前的商事审判中,用娴熟的庭审技巧和一身正气,诠释了一名法官的实力和风度;

因有坚定的法律信仰,有对法官职业的热爱和尊重,她近三十年如一日,默默用她的行动书写着对审判事业的忠诚与无私。

寥寥数语,道不尽她工作的酸甜苦辣,却描绘了她法院工作三十年、每一阶段的动人篇章。

她,就是行政庭副庭长,女汉子高翊。

厚积薄发,从营业员到书记员的跨越

起初,她并没有选择法院,而在商业总公司担任营业员、出纳员的工作。直到1985年夏,一张招干的通知才使得她与法院结下了以后30年的不解之缘。彼时,商业总公司可是众人眼中的“香饽饽”,当我问她为何作出这样的选择时,她微微一笑,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也许是内心涌动出的一种改变的渴望,也许是对法律工作的信念,也许什么都没有想。那次考试,400余人参加,招录22人,她位列第二。新的人生序幕就此拉开。每一个进入法院工作的人都会经历书记员工作,她也不例外。刚开始,她被分配在了刑庭,书记员工作一干就是五年。说起这五年,她总会感慨,她说,当时的审判压力并没有现在这样大,想成为审判员要经过激烈的竞争机制,比技能、比业务、比素质,最拔尖的才能成为审判员。在这五年中,她从一名法律的白丁到业务纯熟的书记员,从一个勤奋的徒弟到一名严厉的老师,她跟很多老审判员记录过,也带过很多年轻的书记员,他们对她有一致的评价:细致、用心、一丝不苟。记录的案件字迹清晰娟秀,卷宗的整理整洁规范,教导新人毫无保留。五年中,她完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工作角色的完美转换,并为今后的审判工作生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铁骨柔情,刑事审判的中坚力量

在刑庭五年的书记员生涯,使得她完全适应了刑事审判的快节奏,然而从案件审理的旁观者到案件审理的主导者,其间的压力不言自明。当我问起她有没有什么案件让她记忆深刻时,她说,每一个案件的当事人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而办理的案件多了,也不是每个当事人都能够记得。可能是女性的缘故,对于针对妇女进行的一些暴力性犯罪对她而言更难以接受一些。在承办案件不久之后,她办理的第一个强奸罪案件的受害人李某,她至今还能记得李某的样子。那个年代对于女性并没有如现在这样的开明,作为强奸案件的受害人,李某起先甚至不敢向公安机关报案,李某的家人因为受不了四邻的指指点点亦不支持报案。在案件到了法院后,她在与李某接触后发现,李某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每晚都会因为压力过大、思虑过多而失眠,不愿意出门见人,遇到熟人或不认识的人都会觉得他们在议论自己的事。她在了解了李某的情况后,主动找到了李某的父母以及丈夫,聊了李某的状态以及想法后,她对李某的家人说,没有一个女性愿意遇到这样的事情,此时你们就是李某的精神后盾,如果你们因为内心的羞耻或是面子问题而在不经意间伤害了她,那么也许李某的这辈子就完了。那个时候,李某与她差不多的年纪,她说,时代的不宽容造就了当时的女性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难以启齿的问题,作为法官,也许给不了她任何物质上的或是精神上的抚慰,但打击犯罪,并给予受害人一定的关心和心理疏导这些力所能及的事,还是不要吝啬的好。她说的十分保守,事实上,她做得更多。在与李某的家人沟通好后,她又找了李某很多次,每次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聊聊家庭、聊聊工作、聊聊今后的打算。“双管齐下”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她笑着说,前几年还在街上遇到过李某和她的老公,说说笑笑,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但她没有去和他们打招呼,时过境迁,何必让李某想起以往的不快呢?

这样无声的关怀还有很多,沈某某的诈骗案中,沈某某被起诉时其妻刚怀孕三、四个月,他的家庭亦来之不易,30多岁才娶上老婆,老婆比他大七岁,二婚,两人感情很好,沈某某不愿认罪坐牢。不仅如此,沈某某的对立情绪非常强烈,而且现有的证据之间也存在矛盾之处。为此,她多次找了沈某某的妻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从孩子的角度谈了很多家常;她向沈某某分析了具体的案情,各种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就这样,她用她的执着与用心化解了沈某某内心的坚冰,在庭审中,沈某某当庭认罪。考虑到沈某某的家庭情况,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量刑上也予以了一定的轻判。

抽丝剥茧,以女性特有的细腻寻找案件审理的突破口

随后,她来到了民一庭,不同于刑事审判的理念和节奏,民事审判工作好似更为复杂一些,并且最重要的是,这意味着她需要重新开始学习。繁杂的法律条文、最新出台的司法解释、相关的会议纪要,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新鲜而又压力十足。记得有一个离婚案件,她说,原告韦某某在起诉时已经82岁,与被告杨某系二婚,在其原配去世后,与杨某结婚已有6、7年,韦某某要求离婚的理由是杨某对他关心照顾不够并颇有怨言。在去医院送达副本时,她发现这样一个细节,杨某在医院照顾生病的韦某某,当韦某某的子女在场时,两人显得较为生分,但子女一旦不在,两人又显得很亲密,甚至手拉手一起聊天。一旦注意到这样的细节,她就显得很疑惑,这样的亲密不太像关系破裂需要到法院来诉讼离婚啊。因此,她就找韦某某的子女了解情况,一开始四个子女之间都相互推诿,声称离婚是父亲自己的决定,子女从不干涉。后来她又找到韦某某,韦某某才向她讲述了实情:韦某某是离休干部,颇有一些存款,这次韦某某生病住院,较为严重,子女担心一旦老人故去,杨某会来瓜分老人的遗产,因此要求老人与杨某离婚。这就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了,她笑着说,后来又知道四个子女中是由老二主导着这一离婚事件,她找老二谈了三次。她说,杨某与韦某某虽然是二婚,但是两人之间感情一直很好,杨某年纪较韦某某小些,对韦某某的照顾总是尽心尽力,从两人之间的互动就可以看出来。人的年纪越来越大,就越能够希望身边能有一个陪伴的人,而子女往往会忙于工作,无力顾及老人的生活。无论是从老人的身心健康还是生活状态而言,有一个老伴陪伴的日子总好过独自一人郁郁寡欢吧。老二的态度随着谈话的逐渐深入而渐渐发生变化,最后,老二表示,离不离婚只看父亲的态度,老父若不同意,他也不再干涉。果然,在老二承诺之后,韦某某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而韦某某病好后又活了三、四年,杨某一直照顾他终老,韦某某的子女对杨某的态度也有所转变,在韦某某去世后,也承担着赡养老人的义务。

民一的案件总是特别能反映基层人民的诉求,她说,记得有一个涉及到50多户农民与种子生产者、经营者的辣椒种子质量纠纷案件,农户购买的种子出苗率不合格,长出的辣椒也并不是灯笼椒。这个案件造成的损失非常大,50多户农户种植的面积都比较大,在收获时却比预期数量少了一大半,并且长出的辣椒也卖不出什么好价钱。农户们的情绪十分激烈,一年的辛苦换来这样的结果,而家中的老母亲、上学的儿女都等着这些钱来养活。原告在起诉后直接向法院申请了诉讼保全,而生产厂家在湖北,经济实力较为雄厚,当时的交通也不如现在这样发达,为了节省路途开支,她与另一名审判员一起前往湖北,多次倒车转车,终于到达目的地,查封了该公司的账户,这一去就是好几天。而当时,她的女儿正在读高中,正是需要她陪伴的时候。这个案件的双方当事人主要争议的问题就是案涉的辣椒种子是否符合相应的标准,现在的鉴定已经有专门的鉴定部门承办,而当时,所有需要鉴定的案件都需要承办人自行去联系具体的鉴定机构。为此,她查阅了很多资料,咨询了很多专业人士,她不会上网,就让她的女儿帮她在网上查询,花了两个月才找到了合适的鉴定机构。在鉴定结论出来以后,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组织这个案件在中院进行了示范庭审,当时到庭旁听的人员达100余人。由于鉴定结论为种子不符合行业标准,在庭审过后,她及时下判以便农户能够尽快执行到款项。事后,50余户农户给她送来了锦旗。

我问了她一个很俗气的问题,工作中最幸福的时刻是什么时候,是收到锦旗的时候吗。她说,所谓的幸福只是一种感觉,如果体现在工作中的话,不一定是收获的荣誉或是锦旗,有时候当事人的一个选择就会让她觉得很幸福。当时的分案并不像现在都是随机分案,案件来到法院以后,当事人是可以选择承办法院的,她笑着说,选她做案件承办人的当事人非常多,这就是一种信任吧,当事人认为案件在我高翊手中能够得到最公平的处理,那时我就觉得我对工作所有的付出与辛劳有了最大的回报。

百计千方,从容面对商事审判中的疑难案件

2005年,她被分配到了民二庭,此时她已经并不算年轻了,很多到了她这个年龄的人都不再想要换部门去处理自己从未办理过的案件类型。保险合同、承包合同、物权合同,等等等等,一切都显得那样陌生,但她服从了领导的安排,并不断的充电学习,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在2006年5月份,她在上班的途中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一辆醉酒驾驶的摩托车将她撞飞了出去,头部着地,当场陷入了昏迷。送到医院后,被诊断为脑枕部骨裂,医生叮嘱她休息三个月后再行观察。哪能休息那么久啊,她感慨道,法院与一般的单位不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事情,庭里的其他同志同样有数量可观的案件在手中处理,并且自己承办的案件到了哪一步、接下来要做什么只有自己最清楚,哪能就这样甩给别人。一个月后,她就回到了工作岗位。

商事审判中如果遇到一些疑难案件,那将会是非常头痛的。她办理的杨某某承包了某大酒店的休闲娱乐中心承包合同纠纷的两个案件,双方对于装潢设施的折价、部分设施的归属以及承包费用和占用费用的承担产生了极大的矛盾。双方互为原、被告起诉对方,而案涉的休闲娱乐中心因为双方之间的矛盾已经关门停业达两年多,这既是对双方损失的扩大,又是对社会资源的严重浪费。杨某某和他的母亲都患有重症,在案件审理的过程中,为了给她压力,杨某某的母亲在法院门口躺了好几天,逢人便说法院不公正,法官不公正。她找杨某某沟通了很多次,但杨某某每次都说反正我也得了重病,你要是不支持我的诉请,你当心你的小命。在沟通未果的情况下,她只好力求将案件办得精细。但这个案件中存在很多疑难的点,一是部分装潢的价值根本无法鉴定;二是双方在设施交接时并没有一个双方签字确认的交接单,哪些设施是某大酒店所有的,哪些是杨某某后来添置的根本无法认定。最终,她按照物品效能最大化的原则,对于不能鉴定的装潢部分的价值,由某大酒店继续接手使用其剩余价值,因为杨某某将该设施移走可能以后也不会使用。她还综合考虑到了杨某某患病的实际情况,在分配责任时作了适当的倾斜,即使杨某某曾多次的威胁、骚扰她。案件判决后,某大酒店并未上诉,而杨某某还是选择了上诉。最终,中院判决维持,杨某某在中院维持判决下来后的某一天曾经在街上遇到过她,他还是笑眯眯的与她打了招呼,仿佛之前的一切骚扰和不愉快都未发生过一样。遇到这样的事情你郁闷吗?我问她,这有什么郁闷的,当事人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而法官总是基于他自己的法律知识去看待问题,这就势必造成与其中一方当事人的看法不一致。这时候,你法官能够要求你的当事人跟你有一样的法律认知吗?她开玩笑的说,要都是这样,天下无讼的大同世界也就不远了吧。所以,在面对一个纠缠不休的当事人时,作为一名法官,最要做到的就是不能因他的行为而对他个人产生一个不良的印象,从而影响你对案件审理的最终判断。

2014年4月,她从民二庭调到行政庭了,在她整理东西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大摞码得整整齐齐的记录本,有些纸张已经泛黄,有些显得很新。我问她那是什么,她说,那是从她办案以来所办理的每一个案件在阅卷时所做的记录。我翻开一看,有些记录了简要的案情,有些记录了一些庭审中需要注意的问题或者需要提问的问题,有些记录了案件还需要做哪些工作。字迹从年轻稚嫩到成熟老练,记载了她在法院工作三十年的风风雨雨,记载了她细致认真的办事风格。在这期间内,她在书记员技能大赛中得过第一,她有很多的法律文书被遴选为优秀文书,她办理过很多疑难复杂案件,她获得过很多的荣誉,可她还是最初的那个她,并没有因为荣耀而骄傲,没有因为经验丰富而不可一世,她仍然保持着她特有的热情,关心后辈、提点后辈,只是为了让他们在审判道路上少走一些弯路。她时髦,嘴里总能说出一些年轻人挂在嘴边的流行语;她老土,不会用电脑打字,每次都是拿几张格子纸认认真真、仔仔细细、一笔一划的写她的文书;她直率,面对“不上路子”的当事人她可以做到一针见血,不留情面;她热心,在做审判长时恨不得将所有的事情都揽过去。她,就是高翊,一个为审判事业奉献了所有青春年华的女人。

文章出处:大丰法院民二庭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