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界热点 -> 各地快讯

南京首起污染环境刑事案件引发思考

发布时间:2013-08-20 15:38:52


    8月8日下午,南京首起污染环境罪案在六合法院环保合议庭公开宣判。因违法处置、排放超标污水,污染河流,法院以污染环境罪判处南京荣欣化工有限公司罚金500万元;判处该公司生产助理、总经理助理娄某等5名自然人五年至两年零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这是南京在判决此类案件中罚金最高的一次,也是《刑法修正案(八)》实施后,南京宣判的首起污染环境刑事案件。为何对单位处罚了,还要对个人进行处罚?量刑是如何考虑的?是否存在易混淆的罪名?针对在审理过程中存在的此类有争议的问题,本报记者在采访该案的承办法官后逐一予以解答。

  【案情回放】

  被告南京荣欣化工有限公司系六合区一家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该企业总经理助理娄某收受被告人徐某、潘某、杨某贿赂后向总经理林某提议将公司生产产生的化工精馏或蒸馏残液交由上述三被告人处理。经林某同意后,2010年5月至2012年5月期间,该公司共将化工精馏或蒸馏残液1000余吨,以人民币500元/吨的价格(明显低于处理该类化工精馏或蒸馏残液的市场价格)交由不具备污水处理资质的被告人徐某、潘某、杨某处理。被告人徐某、潘某、杨某借帮其他单位运送污水至污水处理单位之机,通过夹带、做假水样的手段,将部分精馏或蒸馏残液送至不具备处理该污染物能力的企业处理,造成了二次排污的后果。此外被告人徐某、潘某、杨某将其中约200余吨的化工精馏或蒸馏残液拖至六合区长芦街道等地,在提取污液沉淀析出的污油后,将该化工精馏或蒸馏残液直接排至六合区撇洪河等水体之中,造成撇洪河等水体污染,仅撇洪河水体的治污费用就达人民币373705余元,撇洪河水体挥发的有毒物质致使河流沿岸企事业单位13名员工身体不适而入院治疗。

  法院开庭审理后,依据《刑法修正案(八)》和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认为被告南京荣欣化工有限公司因非法排放有毒危险废物获利额约为464万元,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被告人林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罚金人民币5万元,其他三名被告人犯污染环境罪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均判处有期徒刑和罚金。

  【问题解读】

  问题一:本案定性上是否有争议?为何认定为环境污染罪?

  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含有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的污染物,同时构成污染环境罪、非法处置进口的固体废物罪、投放危险物质罪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犯罪定罪处罚。本案中择一重罪论处的关联罪名只有投放危险物质罪。本案是认定为投放危险物质罪还是污染环境罪,应回归到犯罪的基本构成。

  投放危险物质罪,是指故意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环境污染罪主要是指工厂、企业、事业和科研单位违反《环境保护法》的规定,任意排放超过国家规定标准的有毒、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危害人民健康,破坏自然资源的行为。污染环境罪与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危害后果有时看看相似,但行为产生的原因和表现形式是不同的。主要表现在:

  1.从犯罪主体看,投放危险物质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单位不能成为此罪的主体。

  2.从犯罪的主观方面来看,投放危险物质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行为人明知自己的投毒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有可能造成不特定的多人死伤或公私财产的大量损失,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污染环境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这种过失是指行为人对造成环境污染,致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严重后果的心理态度而言,行为人对这种事故及严重后果本应预见,但由于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虽已预见到但轻信能够避免。至于行为人对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这一行为本身有时则常常是有意为之,但这并不影响本罪的过失犯罪性质。

  3.从所侵犯的犯罪客体看,投放危险物质罪侵害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污染环境罪主要侵犯的客体是国家防治环境污染的管理制度。

  4.从客观方面表现来看,污染环境罪为违反国家规定,向土地,水体和大气排放危险废物,造成环境污染,造成一定的公私财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后果的行为。投放危险物质罪表现为用投放,如砒霜、敌敌畏、氰化钾、西梅脱、1059剧毒农药等毒物的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

  因此本案应认定为污染环境罪。

  问题二:为何对单位处罚了,还要对个人进行处罚?

  《刑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对单位负刑事责任的范围、单位犯罪的处罚原则作出了原则性规定,对单位犯罪的处罚存在单罚制与双罚制之分。所谓的双罚制,即指在单位犯罪中,既处罚单位又处罚单位中的个人。在两罚制中,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是判处刑罚,这里的刑罚包括自由刑与罚金,主要是自由刑。

  《刑法》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第六节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中的第三百四十六条明确规定了污染环境罪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规定处罚。

  综上,污染环境罪具有双罚制的法律依据,及对被告单位判处罚金,同时对个人判处刑罚。

  问题三:此案判决量刑是如何考虑的?哪些地方体现了从严惩处?

  此案的量刑,合议庭坚持从重处罚的立场。如何从重处罚,还是要回归到“罪责刑相适应”这一刑法的基本原则。首先要确定该案的刑格(量刑格次)。本案中,污染环境的情节未达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所规定的“后果特别严重”,量刑的格次在三年以下。因此,合议庭对被告单位某化工有限公司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对5名被告人都没有适用缓刑,体现了司法机关对这类犯罪的依法从重打击。

文章出处:江苏法制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