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法海钩沉

审判日本甲级战犯的大法官----梅汝璈

发布时间:2010-07-06 16:12:11


1946年春天,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进行了审判,至今已60周年。60年过去了,但这段庄严的历史,将永载史册。同时,我们也十分怀念代表中国出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官,参与审判东条英机等28名日本甲级战犯的梅汝璈先生。

    梅汝璈先生1904年出生于南昌县(现青云谱镇)青云谱朱姑桥梅村,年仅12岁考取了清华学校(清华大学前身),于是离家8年到北京求学。1924年秋天,20岁的梅汝璈赴美留学,先后就读于斯坦福大学和芝加哥大学,获法学博士,回国后任复旦大学、西南联合大学教授。他博览古今法学名著,在法学论述方面造诣很深,以专家学者身份,当选为国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员,司法院大法官,人们称他是中国杰出的法学家和世界著名的和平使者。

    1945815日,日本投降后,梅汝璈以中国法官身份参加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1946年春天,出席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11个国家的法官齐聚东京后,大家首先关心的是法庭上座位的排列顺序,经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指定,庭长由澳大利亚方担任。另有美、中、英、苏、加、法、新、荷、印、菲等10国法官。座位排列是庭长居中,庭长右边的第一个座位似乎已属美国法官。由于座次象征法官所属国家在审判中的地位,庭长左边第二个座位属于谁呢?为了国家的尊严,梅汝璈一心要争到其位。在讨论中,他说:论个人地位,我本不在意,但我是代表国家的,一定要当仁不让。

    梅汝璈据理力争,他站起来说:我认为法庭座次应按日本投降时受降国的签字顺序排列,首先,今日审判日本战犯,中国受日本侵害最深,抗战时间最长,付出牺牲最大。因此,有8年浴血抗战历史的中国理应排在第二;再者,没有日本的无条件投降,便没有今日的审判,按各受降国签字的顺序排座,实属顺理成章。”“当然,若大家不同意,也可以找个体重测量器来,然后以在座法官的体重的轻重来排座次。他接上开玩笑地说。

    庭长听了梅汝璈的发言后说:你的建议很好,但这只适用于拳击比赛。梅汝璈回答道:若不以受降国签字顺序排位,那还是按体重排好。这样我即使排在末位也心安理得,也可以对我的国家有所交待。一旦我国认为我坐在边上不合适,可以调派比我体重重的人来替换我呀!此时引起了法官们的哄堂大笑。

    笑归笑,庭长韦伯并未最后拍板。但在开庭前一天预演时,庭长竟然宣布入场顺序为美、英、中、苏、法、加排列。梅汝璈立即对这一决定提出抗议,随即脱去穿着的黑丝袍,拒绝登台彩排。他说:今日预演已有许多记者和摄影师在场,一旦明日见报,便是既成事实,既然我的建议在同仁中并无很多异议,我请求对我的建议进行表决。否则我不参加预演,回国向政府辞职。庭长当即召集法官们进行表决,预演被推迟,入场顺序终于按各受降国签字顺序排定,在排位上维护了祖国的尊严,也使梅汝璈赢得了全体法官的赞赏和钦佩。

    在审判日本战犯过程中,对少数没有遭受日本侵略的国家法官借口各自国家量刑不同,不赞成使用死刑,曲意袒护日本战犯的行径,梅汝璈日夜与各国法官商谈,运用娴熟的法律知识和斗争的艺术。他曾表示:对日本战犯的审判,如不能以理制胜、取得严正的判决结果,我宁可蹈海自尽,以谢国人。表达了他的坚强和决心。每次开庭,他总是挺身而出,严厉谴责日本军国主义的滔天罪行,义正辞严,力主将日本战犯绳之以法。由于他坚持不懈地斗争,法庭于1948年在东京对日本首相东条英机、日本军事训练总监侵华罪魁祸首土肥原贤二、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等罪大恶极的战犯宣判,处以极刑并立即执行,给军国主义头目、战争罪犯以应有的严惩,为世界和平作出了贡献。

    1946329日,赴日本考察的顾毓秀博士,将一柄长3尺的宝剑赠送给梅汝璈。梅汝璈说:红粉赠佳人,宝剑赠壮士。可惜我不是壮士。顾毓秀大声说:你代表四万万五千万中华儿女和几千万死难同胞,到这个侵略国家来惩罚元凶祸首,天下之事还有比这更的吗?赠剑之举意味深长。199510月,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与93岁高龄的老师顾毓秀教授在纽约联合国重逢,顾毓秀老人曾讲起这段赠剑往事。

    梅汝璈在东京大审判的日子里,曾写了这样一段话:我不是复仇者,我无意把日本帝国主义者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头上,但是,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难。”194811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工作结束后,梅汝璈应日本《朝日新闻》邀请,发表了《告日本人民书》,呼吁日本人民与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一道,热爱和平,反对战争。同年12月,国民党南京政府任命梅汝璈为行政院政务委员兼司法行政部长。此时国民党在国内打内战,为表达其热爱和平、厌恶内战的决心,他毅然在东京发表声明,辞去国民党南京政府的任命。

    1949年梅汝璈回归祖国时途经香港,在香港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明确表示热爱祖国、建设祖国和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鲜明立场,并且多次说过审判是全民族的事业,无抗战便无审判,无审判便无梅汝璈,机会是人民给的,名气是人民血肉铺垫的。

    194910月,梅汝璈回到北京,受到周恩来总理的热烈欢迎,就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顾问、外事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法学会理事、世界和平理事会理事。曾赴法国、芬兰等国家出席世界和平大会和世界和平理事会,多次呼吁警惕少数帝国主义分子阴谋破坏和平的行为。抗美援朝期间,他一再呼吁世界和平组织和爱好和平的人士,起来谴责和制止在朝鲜的战争。

    梅汝璈1954年当选全国人民代表,人大常委会法律委员会委员,特邀全国政协委员。在此期间,他曾回到故乡南昌视察,对解放后家乡人民安居乐业,翻身作主人,甚为高兴,对南昌市的建设,故乡的发展变化深表欣慰。

    梅汝璈博士长期从事法学研究工作,学识渊博,才华横溢,在国际法坛上享有崇高声誉。1974年病逝于北京,终年70岁,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梅汝璈生前著有很多法学专著,有《全世界人民坚决反对美帝对日和约》、《制定侵略定义的历史回顾》,在日本审判战犯的《回忆录》和《日记》等。

    我们在缅怀梅汝璈先生的同时,一定要牢记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中所遭受的苦难,不忘历史,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文章出处:大丰市人民法院办公室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