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审务公开 -> 审判动态

大丰法院分析职务犯罪中证人出庭难原因

发布时间:2016-01-05 14:38:13


2014年以来,大丰法院共办理职务犯罪案件38件,其中被告人申请证人出庭案件21件,证人实际出庭案件0件,证人出庭率为0

一是害怕报复不敢出庭。现行的相对笼统的证人保护制度,仅仅在原则上明确了证人在遭受不法侵害后的救济性手段,对公检法在各阶段如何采取具体的、预防性的保护措施并无规定。证人出庭直接导致与被告人间矛盾的进一步激化和正面化、直接化,证人自身、近亲属以及财产安全无法得到充足的保障。

二是顾念人情不愿出庭。职务犯罪中关键证人以被告人同事、近亲属、行贿人等为主,一般具有相对稳定的工作和一定的社会地位。尽管出庭如实指证犯罪行为符合法律和道德精神,但无疑也破坏了现下人情社会中相对独立的熟人社交圈潜规则,不利于今后的自身发展和人际交往。

三是立法冲突不必出庭。一方面《刑诉法》47条原则上要求言辞证据应当当庭接受询问、质证,另一方面《刑诉法》157条规定未到庭的证言笔录应当当庭宣读,从法律层面上赋予了书面证人证言同等的法律效力,使得证人不到庭作证有了明确的法律依据。

四是为图方便不让出庭。与书面证人证言相比,通知证人到庭作证既需要完善自身的法律手续,又需要协调证人出庭时间,在审判中又势必导致庭审时间延长,部分承办法官对证人出庭作证持排斥态度。由于职务犯罪案件的特殊性,言辞证据作为主要定案证据存在极强的主观性和不确定性,一旦强制证人出庭,存在证人因受外界干扰而当庭翻供的风险,导致案件审理难度增大。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