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最是难舍茶干香

  发布时间:2015-08-27 09:54:29


    初秋的清晨,露水微干,一串串豆荚懒洋洋地挂在豆杆上。不一会儿热烈的阳光便恣意铺洒到田地里,将这些胖鼓鼓的豆荚照得剔透。连续几日的晴天正是收获黄豆的最好时机,饱饮阳光后的荚壳心满意足,咧嘴大笑,很快便吐出了金灿圆润的果实。再曝晒几日待水分全部蒸发,黄豆的植物生涯就结束了,等待它的将是一段奇幻之旅。

    “大珠小珠落玉盘,千豆万豆过竹筛”先用簸箕将黄豆全部运至大竹筛内,有力又有节奏地上下颠动竹筛,所有黄豆便雀跃地跳起、落下,起落循环,好不欢快。优胜劣汰精选出个大圆润的健康豆粒,才能保证榨出鲜嫩浓郁的好浆,这也是做出好茶干的最根本。清水洗净、浸泡并沥干后用磨浆机将黄豆磨成豆浆,磨浆机一侧流出豆浆色泽清亮,宛如一袭白练轻盈地跃入早已备好的瓦缸内。另一侧也不耽误,产出的豆渣用于喂食猪羊也是甚好。紧接着,舀浆入锅,用旺火煮沸。煮豆浆的火候是关键,煮不熟浆汁涩味难祛,直接毁了一锅豆浆;火候过了,焦糊味同样刺鼻。这也是朱四叔家坚持用土灶烧柴煮浆的原因。渐渐大锅上开始热气氤氲,锅盖扑腾扑腾。生豆浆青涩略苦的味道早已荡然无存,在雾气中萦绕的只剩独特的清香。下一道工序,熟豆浆再次入缸,用红卤点浆。海盐里提炼出的特色红卤加入煮沸的豆浆中,变性的蛋白质与其相遇,迅速发生胶凝作用。约摸半小时,缸内已然绽放出片片雪白的豆花。“呼啦”一声满缸“花朵”已被朱四叔利索地倒入铺好纱布的木质套箱里,扎紧纱布,盖上箱盖,些许压力会让豆花凝成豆腐,而后用刀片在整片大豆腐上画格后变成了块块小豆腐。四叔、四婶用小纱布娴熟地包裹起来,手指纤巧灵动。豆腐本身的质地决定着茶干的成败,而鲜嫩的豆腐接触空气后很快会变馊,所以他们只得抓紧时间,包得飞快。包扎成形的豆腐整齐地码在木板上,小巧精致又好似憨态可掬的白胖子。在它们头顶放上木板放置到压榨机下。一小时重压过后,“白胖子”们变得扁平清瘦。四婶挑得阳光充足又通风的地方将已初步成形的白豆干从纱布中解放,稍稍晾干。此时四叔已忙着将茶叶、八角、小葵、丁香、花椒、白子等配料用纱布捆紧,与酱油、食盐等调料一并入锅,加水煮足一刻钟,而后取出配料包,这样既避免茶干粘上配料的残渣又取尽它们的香气色泽。最后将白豆干加入,白瘦子们倾泻而下,争先恐后扑入锅内与配料汤完美邂逅,沸煮的过程配料的盈盈香气渗入豆干,芳香进一步释放。

    “出锅咯”四叔嘹亮的吆喝意味着黄豆的奇幻之旅抵达终点站,通过与水、火、卤、香料微妙关系的转化,黄豆摇身一变成为动人的美味,不变的是它依旧给人们提供最丰富最廉价的蛋白质。

    家乡人的早晨从一碗汤汁乳白的鱼汤面开始,而那一勺用茶干切丁配大酱熬制的浇头却是神来之笔,既去了鱼汤面的寡淡,又添了几分爽口Q弹。晚饭时分,男人们常约上二三好友,烫一壶热酒,大蒜凉拌茶干总会被聪明的主妇信手端上,亮绿的大蒜配上白褐相间的茶干,美味呼之欲出。烧杂烩、青椒肉丝等家常菜都离不开茶干,偶尔换个口包个水饺或春卷,若是没放茶干,咀嚼再三后必会一拍脑门惊呼:“哎,我说肯定缺了啥吧,茶干!”家乡人离不开茶干,久而久之这味道留在记忆里也就成了时间的味道、家乡的味道。茶干无论煮、炒、烧、拌,皆成美味,无限包容的性格更是像极了家乡人的洒脱随性。

    四叔挑着茶干穿街走巷二十余年,每一块茶干在他眼里都弥足珍贵,它们帮助自己抚养子女,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而今茶干供不应求,家乡人自然爱吃,外乡人来肯定是要尝个鲜的,走时还不忘带走一些馈赠亲朋,方方正正的茶干便像封封信笺飞了出去,承载着家乡人的热情和友善。

文章出处:大丰法院立案一庭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