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论坛

基层法院如何应对立案登记制下面临的“新挑战”

  发布时间:2015-06-18 11:06:22


    今年4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吹响了立案登记制改革的号角。5月1日,《意见》正式施行。5月4日,是立案登记制施行首个工作日,笔者对所在的大丰法院4日、5日的案件受理数进行了统计,两天共接受诉状总数81件,当场立案75件,当场立案率达92.6%。

    立案工作是人民法院联系群众的桥梁和纽带,也是司法便民的重要窗口。一直以来,我国都采取立案审查制,要对案件进行实质性审查再决定是否立案。在这样的制度下,一些司法腐败较为严重地区的法院则以此将当事人拒之门外,特别是在行政诉讼中,被告一方为行政机关,法院迫于某些压力而不予立案,损害了原告一方的合法权利。这势必导致许多当事人走上信访之路,甚至是采取极端方式扰乱公共秩序来达到案件受到关注的目的。

    立案登记制的实施则要求法院“敞开大门”,不管诉讼标的大小,也不管纠纷复杂程度,只要当事人选择通过司法诉讼渠道解决产生纠纷的问题,除了依照规定不予登记立案的情形外,法院都应当予以立案。这在很大程度上杜绝有案不立、拖延立案、人为控制立案、年底不立案、干扰依法立案等行为,从源头上消除“立案难”,充分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有利于法院司法公信力的提升,也体现出“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改革理念。

    然而,立案登记制的实施也给法院尤其是基层法院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笔者试以大丰法院为例进行阐述。

    一是案多人少矛盾越发凸显。立案登记制带来法院的收案数大幅上涨,5月份收案数达1200余件,同比上涨11.3%,案件增幅始终呈现高位运行态势。且,基层法官司法能力相对较弱,力量单薄,任务加重后,在编制数量上并未有所增加,法官一直处于“超负荷”运作状态。而在即将到来的法官员额制改革中,审判法官数量将会减少,这与案件数的增多两者间如何衔接又是一个有待深入讨论的问题。

    二是司法能力经受空前考验。在立案登记制下,伴随着案件数的大幅上涨,人民群众诉求的多元化,对司法的需求日益增长,加之,审级管辖调整,大标的案件的下放,带来多重利益复杂化,这些突如其来的变化,迫使法官须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自身能力以顺应改革浪潮,使得基层法院法官心理、体力上承受巨大压力。

    三是司法资源配置存在缺陷。现阶段,法院缺乏有效的制度体系对有限的审判资源进行科学、规范的管理整合,难以充分发挥现有力量的最大功用。同时,内部审判资源配置、结构整合不合理,分工细,要求多,庭室长大部分精力用于行政管理,办案数相对较少,保证一线办案比例仍存有很大空间。现存的司法资源有限性相当突出,不足以满足解决纠纷的需求。

    四是人才流失现象更加严峻。近年来,国家人才政策的变化,上级法院、各级政法委、纪委等领导部门的选调、借用,导致基层法院人才大量流失,此外,很多年轻法官面对即将来临的司法改革信心不足,或放弃原有的理想追求,或选择更高的发展平台而离开基层法院。基层法院法官的年龄结构又日趋老化,达到退休年龄的老同志因体力、精力跟不上要求办理退休,而往往他们中大多具有丰富的审判经验。大量的人员流动,大批的审判骨干流失,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基层法院的人案矛盾,同时,也给法院领导者在管理方面带来巨大压力。

    面对立案登记制改革带来的诸种“挑战”,基层法院又该如何应对?笔者认为应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一是加强资源整合,配足审判力量。在法院现有编制难以突破的情况下,内部人员的整合,资源的合理配置显得至关重要。笔者认为基层法院应大胆尝试打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机构体系,推行综合部门兼并,把具备审判资质的人员分配到办案部门,淡化院庭长对案件审判的行政领导色彩,将更多的司法资源用到审判这柄刀刃上。

    二是提高司法能力,组建审判团队。要推动精英法官、精英团队建设,逐步建立部分以精英法官为核心的审判团队。充分发挥精英在审判经验、审判智慧、理论学识等方面的优势。团队中的法官助理可以在年轻法官和现有法官助理中进行双向选择,对于部分工作年限较长的法官,如果自我认为司法能力有限,或者受身体状况等因素约束,自愿作为法官助理编入审判团队的,可以统一纳入考量。在“法官员额制”尚未全面推开的情况下,逐步实现从审判个体向审判团队的一个缓慢的、良性的过渡,有助于减少在未来突然转轨时所带来的思想上和心理上的阵痛。

    三是深入调研对接,搭建合力网络。司法是化解矛盾纠纷的有效手段,但不是唯一的手段。司法不应成为纠纷解决的垄断者和当事人的首要选择,在立案登记制下,基层法院应处理好司法裁判与多元化解的关系,对于一些涉及人数众多、政策性强的群体纠纷,法院受理后难以审判执行的纠纷等,应主要依靠当地党委政府统筹协调解决,从而有效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同时,法院还应加强与行政单位交流、对接,通过行政调解、行业调解、仲裁等方式过滤掉一部分案件,让司法真正成为最后一道防线。对于非法集资、高利贷等案件,法院应及时对接行政监管部门,构成刑事犯罪的,应加大刑事打击力度,从源头减少纠纷。

    四是增加基层编制,合理化人案比。基层法院目前普遍存在一个共同现象——人手少、案件多、任务重,案件数量的逐年增加与编制精减之间的矛盾十分突出。笔者认为,应给予基层法院一定的政策倾斜:一是适当增加人员编制,用于招录硕士、博士研究生等高素质法律人才。二是在即将到来的法官员额制中,合理确定基层法官的员额比例,并为主审法官配足一定数量的司法辅助人员,确保主审法官精心审理案件。从而使基层法院人案比能达到一个相对理想化的数值。

    立案登记制改革,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事关党的执政地位,事关社会公平正义。基层法院应当从自身实际出发,对改革可能出现的各种困难、挑战,做到未雨绸缪、心中有数,坚定信念,勇于担当,勇往直前。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