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件评析

王龙凤诉于天堂、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保险公司不能因受害人系被保险人家庭成员而免责

  发布时间:2015-06-09 14:54:54


    关键词  交强险 商业三者险 格式条款 家庭成员 免责

    裁判要点

    保险人在保险合同格式条款中载明不负责赔偿“被保险机动车辆驾驶人员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该格式条款免除了保险人应当承担的义务,排除了受益人依法享有的权利,该格式条款的约定无效。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九条

    案件索引

    一审:江苏省大丰市人民法院(2014)大南民初字第0019号(2014年9月1日)

    二审: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盐民终字第02964号(2015年1月19日)

    基本案情

    原告王龙凤诉称,2013年7月5日11时40分左右,被告于天堂驾驶苏JBU818中型普通货车(装载砖头)从大丰市大桥第二中学东侧围墙外泥土路由北向南行使至围墙中间位置时,因雨后道路泥泞,车轮陷在路东的农田里,不能前进。为减轻车重,于天堂和妻子王龙凤下车后卸下部分砖头,于天堂上车启动车子前进时,车辆发生侧滑,将在车身左后侧推车的王龙凤夹在车厢和路边的一棵树之间,造成王龙凤受伤。当日,王龙凤被送往大丰市人民医院救治,被诊断为双侧肋骨骨折,L2、3、4左侧横突骨折等伤。于天堂所驾车辆在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以下简称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各项损失81676.2元;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于天堂辩称,发生交通事故是事实,事故发生时,我在驾驶汽车,因树枝刮到倒车镜,我将倒车镜掰到前面去了,我没有看到后面的情况。后来听到王龙凤喊救命我才知道她被夹在汽车和树之间了。事故发生后,我向保险公司咨询,保险公司答复说这种夫妻关系间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不理赔。由于我们不懂,原本准备放弃索赔,后来咨询法律人士才知道我们这种交通事故符合理赔条件。我所驾车辆在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原告王龙凤应当得到赔付。我对原告王龙凤的主张及其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辩称,被告于天堂所驾车辆在我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属实。我公司与于天堂之间存在保险合同关系,王龙凤要求于天堂承担赔偿责任是基于侵权行为,但王龙凤和于天堂系夫妻关系,事故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于天堂赔偿王龙凤实际上就是自己赔偿自己。依照我公司《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五条之规定:“被保险机动车造成下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不论在法律上是否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任赔偿:(一)被保险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二)被保险机动车本车驾驶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三)被保险机动车本车上其他人员的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我公司同意在交强险无责任限额内予以赔付,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查明:被告于天堂与原告王龙凤系夫妻关系。2013年7月5日11时40分左右,于天堂驾驶苏JBU818中型普通货车(装载砖头)从大丰市大桥第二中学东侧围墙外泥土路由北向南行使至围墙中间位置时,因雨后道路泥泞,车轮陷在路东的农田里,不能前进,于天堂和妻子王龙凤遂下车卸下部分砖头,后于天堂驾驶汽车时疏于观察,车辆侧滑,将在车身左后侧推车的王龙凤夹在车厢和路边的一棵树之间,造成原告王龙凤受伤。当日,王龙凤被送入医院救治,被诊断为:“双侧肋骨骨折、右侧血气胸伴右下肺不张、左侧胸腔积液、肺挫伤、腹腔积液、肝挫伤、右肾破裂、L2、3、4左侧横突骨折、右胸壁皮下气肿、多发性软组织伤。”于2013年8月4日出院。经大丰市人民法院委托,大丰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于2014年2月14日作出丰医司法鉴定所[2014]临鉴字第33号《法医学鉴定书》,认定王龙凤构成交通事故十级伤残;建议误工期限为伤后150天,护理期限为60天(住院期间2人护理,出院后1人护理),营养期限60天为宜。王龙凤支付鉴定鉴定费用1300元。于天堂所驾车辆在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保险金额5万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

    审理中,原告王龙凤对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在交强险、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之外应由被告于天堂赔偿的部分明确表示放弃,不向于天堂主张。

    裁判结果

    江苏省大丰市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1日作出(2014)大南民初字第0019号民事判决:一、被告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原告王龙凤合计74887.93元,并支付给原告王龙凤应由其承担的诉讼费、鉴定费1941元,合计人民币75685.93元。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二、被告于天堂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王龙凤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对上述判决不服,向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月19日以同样的事实作出(2014)盐民终字第02964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王龙凤在交通事故中受伤,其有权依照法律的规定,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损失。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王龙凤作为于天堂的妻子,其能否作为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中的第三者获得赔偿。

    依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保险公司不予赔偿。”本案中,王龙凤是指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属于交强险的赔偿范围。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险种的第三者,是指订立保险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即保险人、被保险人(投保人)以及被保险机动车人员(包括本车驾驶人员和其他车上人员)以外所有的人。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提交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三条规定:“本保险合同中的第三者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人和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本车上的人员。”该保险条款对第三者作定义时并未将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排除在外。《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五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造成下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不论在法律上是否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一)被保险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二)被保险机动车本车驾驶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三)被保险机动车本车上其他人员的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九条规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中的下列条款无效:免除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或者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排除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的。”因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提供的格式条款保险合同约定免除了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排除了受益人(原告)依法享有的权利,故该条款规定无效。王龙凤在本起事故中受伤产生的合理经济损失应由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部分按责由该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注解

    在交强险中,第三者的范围是指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在商业三者险中,由于法律没有对第三者范围作明确规定,保险公司为了规避责任,保护自己利益,一般会在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中队第三者作很多限制和规定很多免责条款,不利于第三者的保护。按照国际通行的保险规则,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险种的第三者,是指订立保险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即保险人、被保险人(投保人)以及被保险机动车人员(包括本车驾驶人员和其他车上人员)以外所有的人。考虑到商业三者险设立的初衷和宗旨是保护不特定的第三者的利益,而投保人投保的目的为分散风险,基于公平原则,被保险人和被机动车驾驶人的家庭成员作为受害人,和通常情况下与其没有亲属关系的其他第三者并无本质不同。

    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提交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三条规定:“本保险合同中的第三者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人和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本车上的人员。”该条款对第三者作定义时并未将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排除在外,但在第五条第(一)项责任免除条款中,将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排除在第三者之外,故以上两个条款存在矛盾。上述《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为被告安邦财保江苏分公司举证的格式条款,该格式条款是保险公司为了重复适用而预先拟定,在订立合同时,保险公司未与投保人充分协商,就通过上述格式条款就将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排除在第三者之外,格式条款保险合同约定免除了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排除了受益人(原告)依法享有的权利,故该条款规定无效。

    此外,该免责条款与第三者责任险向受害的不特定第三人提供基本保障的立法本意相冲突,违反了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互利的法律原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

    现实中,虽然常有保险公司提出所谓“防范道德风险”的抗辩,但是我国保险法为避免道德风险的发生已作出了相关规定,同时规定了被保险人故意造成事故构成犯罪的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因此,当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人怀疑被保险人骗保的,完全可通过举证免除赔偿责任,当被保险人骗保行为构成犯罪时更可追究骗保者的刑事责任。

    综上,原告王龙凤应认定为保险合同的第三者,保险公司应当依法履行赔偿义务,不能依据保险合同的格式条款免除其赔偿责任。

文章出处:民一庭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