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件评析

原告刘家祥诉被告徐政一般人格权纠纷案

—交通意外事故责任不能等同于民事赔偿责任

  发布时间:2015-06-09 14:52:32


    关键词  意外事件  人身损害  民事赔偿   免责

    裁判要点

    交通意外事故责任不能等同于民事赔偿责任,对造成交通事故无责无违章行为并不必然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意外事件虽然难料,也并非无法避免与克服,意外事件构成免责事由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当时的客观条件无法预见;二是事故的发生不可避免。如不符合上述两个条件,则相关人员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该案在法律适用方面具有一定的创新意义。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

    案件索引

    一审:江苏省大丰市人民法院(2013)大民初字第1133号(2013年11月16日)

    基本案情

    原告刘家祥诉称,2012年7月2日,被告徐政在市区施耐庵公园内放风筝时,风筝突然坠落,风筝线横在公园东侧的康平路上,将骑摩托车经过的原告摔倒并致颈部刮伤。原告受伤后随即被送至大丰市人民医院治疗,期间原告曾一度病危,经抢救得以好转。现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15324.7元、伙食补助费234元、营养费774元、误工费8225.3元、护理费43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合计30849元,因为被告徐政已支付11000元,所以还应当支付19848元;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被告徐政辩称,该事故发生于 2012年7月2日15时左右,大丰市公安局交警大队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将该事故认定为意外事件,被告徐政不是该事故责任人。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一条的规定,不能认定事故责任人的,双方各承担事故50%的责任。风筝坠落是没有预见,也无法预见的,在意外事件发生后,被告已赔偿11000元。被告认为原告的医疗费部分已经保险公司报销,对已报销的部分应当在医疗费总额中扣减。原告方的护理、营养期限应提供确凿的证据。原告所主张的误工费不应超过2011年度江苏省职工平均工资的标准。原告在意外事件中受到损伤并非遭受非法侵害导致的后果,另外,原告的损伤没有达到相应的伤残程度,对其精神抚慰金不应支持。综上,原告在意外事件中受损伤事实存在,请求法院公正裁决。

    2012年7月2日15时许,被告徐政在大丰市区施耐庵公园内放风筝时,风筝突然坠落,风筝线横在该公园东侧的康平路上,将骑摩托车正常行驶的原告刘家祥刮倒,导致颈部、手部多发切割伤,右肘、左膝皮肤挫伤。原告受伤后即被送至大丰市人民医院治疗,于同年7月15日出院,住院13天,医嘱休息72天。原告为此花去医疗费15324.7元。被告徐政已支付原告刘家祥11000元。2012年7月17日,大丰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载明:“刘家祥的行为虽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四)款、第八条、第五十一条的规定,但不是造成此事故的原因,此事故为意外事件。”

    另查明,原告刘家祥出院后,颈部留下明显疤痕。原告系大丰市环境卫生管理处临时工,月均工资1280元,平均每天42.7元。大丰市环境卫生管理处为原告刘家祥投保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原告刘家祥受伤后,从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获赔8000元。审理中,被告徐政对原告刘家祥主张的营养费和护理费均提出异议,经本院向双方释明,是否申请鉴定,双方均不申请。

    裁判结果

    江苏省大丰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11月16日作出(2013)大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判决:一、被告徐政赔偿原告刘家祥损失人民币10955.2元。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履行完毕。二、驳回原告刘家祥其它诉讼请求。

    宣判后,被告被告徐政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保护。被告徐政在大丰市区施耐庵公园内放风筝时,因其风筝突然坠落,风筝线将原告刘家祥刮倒,导致颈部、手部等部位受伤,被告放风筝的行为是造成原告刘家祥遭受人身损害的原因,因此被告徐政应当对原告的实际损失成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虽然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将该事故认定为意外事件,但此仅为公安机关依照道路交通相关法律作出的认定,从侵权责任法角度并不能免除被告的责任,被告辩称不承担事故责任理由不能成立的,本院不予采信。虽然原告刘家祥从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获赔8000元,但此为原告因购买商业保险而获得的补偿,并不能免除被告徐政这部分的损害赔偿责任。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本院通过医疗票据进行核对,依法予以认可;原告主张的伙食补助费,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营养费及护理费,双方对此均不申请鉴定,本院根据大丰市人民医院的出院记录所载明的情况,认为以原告刘家祥的住院天数13天为期限计算营养费与护理费较为合理,即营养费117元(13天×9元/天),护理费650元(13天×50元/天);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因原告是大丰市环境卫生管理处的职工,月工资1280元,平均每天42.7元,原告住院天数与医嘱休息天数合计为85天,本院依法认定原告的误工费为3629.5元(85天×42.7元/天);对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因受伤在颈部所留下的疤痕较为明显,给原告带来较大的精神痛苦,本院认为原告主张2000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较为合理。综上,本院认定原告刘家祥的合理损失为:医疗费15324.7元,伙食补助费234元(13天×18元/天),营养费117元(13天×9元/天),误工费3629.5元(85天×42.7元/天),护理费650元(13天×50元/天),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以上合计21955.2元,扣减被告已支付11000元,仍应赔偿 10955.2元。

    案例注解

    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三个:(一)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将该事故认定为意外事件能否免除侵权人的赔偿责任;(二)商业保险和侵权赔偿能否重复主张;(三)原告刘家祥的实际损害数额。笔者分别作如下评析:

    (一)关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将该事故认定为意外事件能否免除侵权人赔偿责任的问题。虽然大丰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将该事故认定为意外事件,但该认定书仅为公安机关依照道路交通相关法律作出的认定。法院从民事侵权的角度来考量,原告刘家祥存在损害事实,被告放风筝的行为与原告刘家祥遭受的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如果被告徐政存在主观过错,该认定书并不能免除被告的民事赔偿责任。因为意外事件虽然难料,也并非无法避免与克服,意外事件构成免责事由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当时的客观条件无法预见;二是事故的发生不可避免。本案中,被告徐政在大丰施耐庵公园放风筝,按照常理,该风筝可能会坠落应当在可预料的范围之内,且该公园位于大丰市区,周围道路上的行人及车辆较多,其应当考虑到如果风筝坠落,可能会对周围行人造成危险,如果尽到注意义务,该事故的发生是可以避免的。因此,被告徐政对该事故的发生存在主观过错,其行为符合民事侵权的构成要件。因此,不能免除被告徐政的民事赔偿责任,被告徐政辩称不是该事故责任人的理由不能成立,不应采信。

    (二)关于侵权赔偿和商业保险能否重复主张的问题。侵权赔偿和商业保险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侵权赔偿是基于侵权的事实引发的,而商业保险赔偿是合同关系,是基于保险合同及发生保险事故发生的。我国《保险法》第46条规定:“被保险人因第三者的行为而发生死亡、伤残或者疾病等保险事故的,保险人向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给付保险金后,不享有向第三者追偿的权利,但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仍有权向第三者请求赔偿。”这为权利人分别向保险公司主张商业险和向侵权责任人主张侵权赔偿提供了法律依据。本案中,大丰市环境卫生管理处为原告刘家祥投保的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属于商业保险,原告刘家祥从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获赔8000元后,仍可向被告徐政主张赔偿责任,被告徐政的损害赔偿责任并不能得到免除。

    (三)关于原告刘家祥的损害数额的问题。对原告主张的医疗费,通过医疗票据进行核对,依法予以认可;原告主张的伙食补助费,被告无异议,应予支持;原告主张的营养费及护理费,经释名后,双方对此均不申请司法鉴定,根据大丰市人民医院的出院记录所载明的情况,认为以原告刘家祥的住院天数13天为期限计算营养费与护理费较为合理,即营养费117元(13天×9元/天),护理费650元(13天×50元/天);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因原告是大丰市环境卫生管理处的职工,月工资1280元,平均每天42.7元,原告住院天数与医嘱休息天数合计为85天,应依法认定原告的误工费为3629.5元(85天×42.7元/天);对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因受伤在颈部所留下的疤痕较为明显,给原告带来较大的精神痛苦,故原告主张2000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较为合理,应予支持。综上,原告刘家祥的合理损失为:医疗费15324.7元,伙食补助费234元(13天×18元/天),营养费117元(13天×9元/天),误工费3629.5元(85天×42.7元/天),护理费650元(13天×50元/天),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以上合计21955.2元。扣减被告已支付的11000元,原告刘家祥的实际损失数额为10955.2元。

    通过分析,笔者认为,免责事由作为责任限制的制度设计,具有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对于保证责任的适度性,维护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平衡,实现公平、正义具有重要作用。但作为司法者,我们在适用免责事由时杜绝千篇一律,要视其适用情形而可能发生免责和不免责两种不同的效果。这或许是我国民事立法尤其是侵权责任法在抗辩事由中缘何没有明定意外事件的重要原因之一。

文章出处:民一庭    


关闭窗口